澳门新葡亰App > 都市小说 > 潍柴动力的斯太尔发动机,潍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911亿元

潍柴动力的斯太尔发动机,潍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911亿元
2020-04-22 03:46

潍柴动力的企业文化与自主品牌

//www.lmjx.net 2005-7-8 11:21:00 中国路面机械网 齐鲁青未了。在山东半岛制造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崛起的历史图景之下,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的速度传奇仍旧不会有被埋没之虞。连续4年翻番增长产值过百亿元,吸引了世人惊异的目光,也奠定了一个国际动力巨擘的雏形。 那么,这样一个书写了传奇并且正在创造着更大奇迹的企业究竟具有怎样一种精神特质呢? 企业文化:忠诚与敬业 从不放弃希望,哪怕是在大厦将倾、狂澜即倒的危急时刻。1998年前后,潍柴动力因为技改投入过大等原因陷入困境,一度走到崩溃边缘,工人没活干也拿不到工资。 在这种情况下,工人作鸟兽散企业土崩瓦解的案例数不胜数,但是潍柴人选择了坚守,全厂7000多人只有60人另谋出路。 几个专家级的技术骨干都留了下来,年过六旬的工程师李昌信谈及当时情形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虽然困难,但是我还有饭吃。” 留下的人终于可以庆幸自己抉择英明,而回首过往,所有的艰难都难免被成功冲淡。但是设身处地,一个家有老小的工人在当时做出留下的选择与豪赌何异,而他的内心又该经历怎样一种痛苦挣扎呢? 痛苦没有就此结束,谭旭光执掌潍柴动力之后,大刀阔斧的改革如潮水涌来,其中就包括裁撤冗员2000人,虽然有部分人通过争取政策内退了,但处在失业尴尬境地者仍不在少数。 改革固有阵痛,工人闹情绪也在情理之中,可是在潍柴动力,这一切平静地进行着,工人没有闹事也鲜有怨言。这一切令早就作好应急准备的决策者唏嘘不已。 困难时期,潍柴人对企业的忠诚拯救了行将走向悬崖的企业。而在辉煌的日子里,潍柴人的敬业精神同样感人。 有工人告诉记者,在潍柴动力没有休息日,大年三十都要加班。对地处都市的企业而言,这是不可想像的,但是在潍柴动力,一切顺理成章,甚至有人说:“哪天要是不加班了,我倒觉得空虚,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潍柴动力工人如此,领导也都是“拼命三郎”。潍柴动力中层干部反映,谭旭光一般都会工作到深夜。 潍柴人后来才知道这样一件事:1999年10月份谭旭光在一次出差途中发生车祸,摔断了4根肋骨,被送到济南治疗。 当时厂里正在进行技术人员评聘分开的改革,多数人还不知道谭旭光身受重伤。为了稳定军心,他缠着绷带又穿了身厚厚的衣服赶回潍柴动力。为了不让人觉出异样,谭旭光还坚持上台颁证讲话达两小时之久,下来的时候冷汗已经将衣衫染透。 开完会回济南治疗了十多天,谭旭光又长途跋涉到广西柳州。“伤筋动骨100天”,他的伤根本就没有好。 柳工董事长得知他带伤赴约深受震动,当即表态:以后的合作不会有任何问题。潍柴动力十余年没有打开的工程机械市场一下子豁然开朗。 自主品牌:创新与中庸 年初,潍柴动力推出蓝擎WP10/12发动机。蓝擎系列发动机的问世翻开了国产发动机制造史的新篇章,这不仅是因为该系列发动机达到欧Ⅲ排放,更因为潍柴动力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潍柴动力副总经理、技术中心主任佟德辉介绍说,蓝擎发动机是潍柴动力与欧洲著名研发机构AVL联手开发的,潍柴动力提要求,然后双方技术人员共同完成。 相当于欧Ⅲ标准的国家第三阶段排放标准将在2007年实施,而先行一步的北京今年7月1日就要实行这一标准,环保法规步步升级犹如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迫使国内发动机制造商更新产品。当然,重新洗牌也为企业崛起创造了契机。 事实上,国内几大柴油机制造商早已洞察先机,有所准备,几年之前就与欧洲的一些发动机研发机构如FEV、AVL等开始合作开发欧Ⅲ发动机。 在开发欧Ⅲ产品的征途上,潍柴动力并不是最先起步的,但是,后发并不一定就是劣势。 据业内人士介绍,国内一些先期开发的欧Ⅲ柴油发动机是以原有欧Ⅱ生产线为平台的,因此不管是FEV,还是AVL,尽管手里头有着世界最先进的发动机技术,但是受东家生产条件掣肘,都不能将其技术优势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些以欧Ⅱ生产线为平台开发的欧Ⅲ发动机最终都上了新的生产线,前期所谓的生产条件限制都成了无谓的画地为牢。 在打造自主品牌成为制造业大势的背景之下,稍有实力的企业都在考虑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深谙中庸之道的潍柴动力并没有急着抢占先机,而是沉着地选择了谋定而后动。 有了其他企业早先开发欧Ⅲ产品的前车之鉴,潍柴动力就少走了很多弯路。在设计蓝图的时候,潍柴动力技术人员经过反复论证认为,必须上全新的生产线,因此蓝擎WP10/12是先有产品,后上生产线,最终得以尽享世界最先进的发动机技术。 另外,AVL也深知此次与潍柴动力合作的重要性。潍柴动力的斯太尔系列发动机在目前国内大功率发动机市场可谓风光无限,市场占有率之高,几乎无人比肩。 蓝擎WP10/12与斯太尔系列发动机处在同一功率段,显然,前者意在实现后者的升级换代。蓝擎WP10/12若能一炮打响,无疑将成为AVL在中国的一张名片。因此,AVL方面对这次合作表现出极高的重视,用潍柴动力一位工程师的话说:“比我们还上心。” 成功的借用“外脑”,降低了成本,缩短了开发周期,同时也保证了产品的先进性和可靠性,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潍柴动力始终坚持自主开发,在研发过程中牢牢掌握着主动权,开辟了一条自主创新之路。 纵观国内内燃机行业,技术多半从国外引进,而这些技术一般在市场成熟期5~10年之后才被引入中国,这种做法适应了特殊时期的需求,推动了行业的发展。 例如,潍柴动力的斯太尔发动机,长时间作为国内重卡的主流动力,连一些国际知名的发动机品牌都无法撼动。但是,要想靠这些被国外淘汰的技术冲击国际市场,就有些勉为其难。再加上国内排放法规将在2010年与欧洲标准一致,打造自主品牌的发动机就迫在眉睫了。 潍柴动力自主品牌发动机的诞生正好契合了当前行业发展的需要,同时也为开拓国际市场埋下伏笔。潍柴动力董事长谭旭光坦言:“潍柴动力的目标是国际通用动力首席供应商。”若没有自主研发的产品,这些豪言壮语只能是无源之水。 有关专家了解了潍柴动力蓝擎WP10/12发动机之后说:“这次潍柴动力自主研发的产品比一些国际知名品牌的同等功率发动机毫不逊色。”国际动力之路似乎已经晨曦微露。 回顾自主品牌发动机的诞生,佟德辉说:“我们要感谢国内一些先行的同行,他们的教训成为我们宝贵的经验。” 既秉承了谭旭光一贯的创新思路,又暗合儒家的中庸之道,潍柴动力这次成功开发出自主品牌的欧Ⅲ发动机,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孔孟文化助推国际品牌 山东是孔孟文化的发祥地,在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企业,无论在企业文化还是在外部战略上,都显露出儒家思想浸染的痕迹,潍柴动力亦未能免俗。 与同类型的产业工人相比,潍柴人有着对企业异乎寻常的忠诚和对工作发自内心的热爱,在纷繁浮躁、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这种追求个人道德修养完美境界的精神似乎已经失落了很久,其实这正是儒家追求的“内圣”。 在外部市场的拓展和自主品牌的开创过程中,潍柴动力审时度势、游刃有余,一派“民族动力、国际品牌”的风范,此之谓“外王”。 作为儒家思想的精神内核,内圣与外王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今天,我们看到这种精神在潍柴动力这家企业身上得到了有机的统一。

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50周年纪念活动中,中国汽车界曾归纳出50年来影响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多种车型,在重型卡车的序列中,斯太尔位列其中。 斯太尔————奥地利一个美丽的小镇,它既是欧洲柴油发动机的研发基地,也是国际内燃机行业领先潮流和先进理念的辐射源。如今,在这众多欧洲公司研发机构聚集的小镇中,出现了东方企业的身影————中国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与AVL公司合作创立的研发中心。正是在这里,潍柴人培育出了“蓝擎WP10/12”————我国第一台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10升、12升大功率欧Ⅲ发动机。 “蓝擎”是斯太尔的延续吗?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谭旭光说,它是一个全新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和自主品牌,并非是在过去斯太尔系列基础上的改造。 “蓝擎”和斯太尔没关系吗?这个属于潍柴的“骄傲”是由潍柴和AVL双方联合开发出来的。而潍柴高速机的发展也正是从斯太尔的引进开始的。 曾经的宠儿 20世纪80年代,为解决中国汽车工业缺乏重型汽车生产能力的问题,国家成立重型汽车工业联营公司,与中汽进出口公司一道引进奥地利斯太尔91系列车型。奥方不仅要提供斯太尔91系列整车,还要提供WD系列发动机产品、工艺、标准和企业管理等方面的技术。在这一项目中,潍柴被分配进行发动机的生产。 1989年,潍坊柴油机厂生产的斯太尔发动机通过国家项目验收,设计年产量为1万台,并开始整车配套。这以后,斯太尔发动机经历了百余项的国产化适应性改进。 然而,由于中国重汽的这个整车引进项目直到1993年才通过国家验收,而且投资已经超出原预算规模近10亿元,沉重的财务负担和不利的市场状况,使重汽的生产陷入了困境,每年仅千余辆整车与之配套的潍柴等发动机厂嗷嗷待哺。 穷则思变的尝试 1998年谭旭光就任潍坊柴油机厂厂长,拉开了潍柴改革的序幕。“让原本为重型卡车配套的斯太尔,为工程机械配套。” 与迟迟难以启动的重卡市场相比,工程机械尤其是大马力、大载荷的工程机械的市场需求急剧升温。斯太尔发动机恰恰填补了这一空白。 工程机械对扭矩的储备系数要求高达30%以上,而汽车只要求15%左右,差距很大;工程机械往往在非道路条件下使用,灰尘多、负荷变化大、环境气温变化大、工作表面高低不平,这些都对柴油机的可靠性提出了苛刻的要求。 工程技术人员开始从斯太尔的设计改进、零部件配套以及整体性能提升等方面,逐项满足工程机械的特定需求,短短几个月内,开发出用于工程机械行业的斯太尔发动机近百种。斯太尔凭借其功率充足、油耗低、噪音低、可靠性好的优势,赢得了用户的青睐,很快成为国内工程机械的主导机型。 脱胎换骨的变迁 从欧Ⅰ到欧Ⅱ的开发,潍柴基本上采取了燃烧性能借鉴斯太尔、机械性能以我为主研发的方针。2003年至2004年,潍柴高速机在欧Ⅱ基础上进行了降油耗的创新,对燃烧性能进行重新自主开发。至此,从引进到消化吸收再到创新,潍柴用十几年的时间把飘洋过海的斯太尔发动机变成了“潍柴研制”。刚推出的“蓝擎”系列,则是潍柴自主创新的又一次尝试。“现在,斯太尔品牌已封存,我们目前的WD615在技术上完全自主。”潍柴高速机设计室主任孙健告诉记者。 查看相关专题:潍柴动力:扩展汽配黄金产业链

核心摘要: 盛夏时节,记者来到位于山东潍坊的潍柴集团,在生产蓝擎发动机的一号工厂,看到拥有国际一流生产线的车间内,工人们忙而有序

盛夏时节,记者来到位于山东潍坊的潍柴集团,在生产蓝擎发动机的一号工厂,看到拥有国际一流生产线的车间内,工人们忙而有序,一台台发动机走下生产线,被迅速装进集装箱,运往世界各地。而在厂门口,等着发动机装运的卡车早已排成了一条长龙。

“去年,潍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911亿元,同比增长74%;实现利税125亿元,同比增长85%;实现利润94.4亿元,同比增长88%。”谈起一年来的成绩,总经理孙承平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一家柴油机小厂成长为国内最强的汽车零部件企业集团之一,潍柴集团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解读样本。

在潍柴动力展览馆的中心位置,一台宝石蓝色的发动机十分引人注目。潍柴集团董事长谭旭光介绍说,这是潍柴根据市场中高端需求开发的我国第一台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功率高速发动机,潍柴人把这台机器命名为“蓝擎”。蓝擎的问世,使高价格的国外同类产品在中国市场上再无竞争优势。

“如果没有蓝擎的问世,就没有潍柴今天的辉煌。”前装二班班长武朝辉告诉记者,当年国家投资1.4亿元,由潍柴从国外引进了斯太尔发动机生产线。尽管拥有这技术领先的产品,但企业机制、体制等方面的弊端与市场问题结合在一起,使潍柴一度陷于濒临倒闭的困境。

1998年6月,在潍柴最困难的时候,37岁的谭旭光被任命为厂长。他上任后选择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潍柴注入市场的基因,创造客户,开拓市场。

在谭旭光的带领下,以前足不出户的技术人员,被“搬掉椅子”,走出办公室,从满足消费者需求的角度来重新设计、改造发动机。企业经过全面改革,很快重现生机。

然而,随着市场开拓的不断深入,潍柴人发现,像汽车发动机这样的关键零部件,中国的企业大都集中在中低端市场,靠“价格战”争夺有限的市场份额,而大功率发动机,由于技术含量也高,研发难度大,多年以来都是被国外企业把持着。面对这样的现实,谭旭光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策:到全球发动机技术最前沿的欧洲设研发基地,借用外脑、联合研发高端发动机。于是,一支由潍柴技术中心主任佟德辉带领的30人科研队伍,来到了欧洲,和一家国际着名的发动机研发公司联合建起了研发中心。

联合研发,让潍柴饱尝甜果。技术执行总裁孙少军说,2000年以前是引进、模仿、学习阶段;2000年到 2005年是和国外研发机构合作阶段;“蓝擎”之后,则是完全自主创新阶段。通过蓝擎发动机的研发,潍柴人实现了“四个一”:搭建起了一个研发平台,带出了一支能战斗的科研队伍,建立了一套先进的研发流程,形成了一套严格的研发规范。

在潍柴集团,记者还发现了两个值得关注的现象。一是潍柴“应用工程部”,这个以技术匹配研究和开发为主要职能的部门,却属于营销系统。二是潍柴的营销人员大都是销售技术复合型人才。

潍柴总裁助理李绍华告诉记者,潍柴的销售人员中“市场营销”专业的大学生很少,相反“内燃机”专业的毕业生很多,市场一线人员更要求有在柴油机装配试车岗位工作三年的经历和经验。属于营销系统的应用工程部,每年在市场走访的时间要不少于三分之一;营销人员则要求具备拿数据、模型甚至图纸说话的能力,他们可以用专业的技术参数来向客户解释潍柴发动机油耗曲线为何呈下降走势,可以从具体产品的市场表现敏锐地发现问题,及时反馈给技术部门。

正是通过“市场和技术”的有机结合,潍柴形成了独特的无障碍沟通机制,对蓝擎一代进行了三大配置提升,开发出了以“燃油水寒宝007”、“电磁恒温扇”、“转向巨力泵”等为标志的二代产品,深受市场青睐。

据孙少军介绍,近年来潍柴每年的研发投入达到3%以上,高时近5%。1999年以来,潍柴已累计投入技术研发和改造资金近百亿元,在硬件和软件上的比例基本上达到了1:1。企业先后主持和参与了10个国家“863”项目和科技攻关项目。

技术在前行,创新无止境。目前,潍柴已经在国内的潍坊、杭州、西安、上海、重庆、扬州等地设立研发中心,并拥有法国、美国两个海外研发中心。每周,孙少军都要和全球各研发中心召开一次网络视频会议,交流信息、协同开发。孙少军说,三到五年后,潍柴将建成世界同行业实力最强的研发中心之一。

打造“黄金产业价值链”

在国内,汽车零部件企业的发展壮大常常受制于整车生产企业。潍柴选择的是:掌握从关键零部件研发到整车制造的全产业链条,打造商用车产业的“黄金产业价值链”。

2004年3月,潍柴动力成功登陆港交所,成为内地首家在港上市的内燃机企业。谭旭光知道,潍柴动力成长的核心动力——产业链还比较薄弱。潍柴当机立断,抓住了收购湘火炬的机会。

谭旭光看到的不是湘火炬的财务价值,而是战略价值。谁控制了湘火炬,就意味着控制了中国盈利能力最高的重卡整车及零部件资源。显然,“湘火炬是重组重卡产业的金钥匙”。最终,2005年8月8日,谭旭光以10.2338亿元拿下了湘火炬28.12%的股权,成为湘火炬的第一大股东。

通过收购湘火炬,潍柴基本形成了动力总成、整车和零部件三大业务既相辅相成又独立运营的“黄金产业链条”。以成功吸收合并湘火炬为标志,公司旗下拥有了由陕西重汽、陕西法士特、株洲火花塞、株洲齿轮、牡丹江富通空调等40多家优质企业组成的子公司集群,构筑起了以动力总成、商用车、汽车零部件三大产业板块协同发展的新格局。

产业链拉长了,潍柴集团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2007年7月24日,北京西苑饭店,在潍柴集团召开的经济运行分析会上,为更好地发挥协同效应和整体产业链的优势,实现资源优势互补,谭旭光提出了“链合竞争”的理念。2007年底,作为产业协同效应和“链合创新”的成果,国内第一款对发动机、变速箱和车桥进行系统匹配和集成的新产品“动力总成”在潍柴诞生。

此举对一个产业的整体能力和素质是一种极大提升。此前,我国商用车市场,发动机、变速箱和车桥的生产商都是相对独立的,主机厂买来相关产品后,要重新进行系统匹配,不断调整各项参数,费时费力。现在,整车厂只要在这个“动力总成”的基础上设计安装驾驶室和车厢,一款新型车就可以推向市场,研发周期由此缩短1/3。从此,在商用车领域,从发动机、变速箱到整车品牌,潍柴集团拥有了无可争议的竞争优势。

据介绍,目前在我国公路上跑的15吨以上重型汽车,每100辆就有60辆装的是潍柴大功率发动机,最多的时候,这后一个数字是80。这组数据,或许可以让我们更明白潍柴通过“协同效应”所实现的价值扩张。

谭旭光深知,潍柴要想真正做到行业第一,国际化是必须要迈过的一道“坎”。

从世界企业国际化发展模式来看,兼并重组是条捷径。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具有百年历史的法国博杜安发动机公司陷入破产边缘。2009年12月,潍柴及时并购了博杜安公司,并以其为平台建立了欧洲研发中心。而通过欧洲研发中心这一平台,潍柴欧版WP6、WP12发动机迅速打开了欧洲大门,首次进入欧洲市场。2010年3月,潍柴集团注册成立的潍柴—博杜安公司在新加坡正式挂牌成立,这是潍柴集团在东南亚的第一家分公司,标志着潍柴朝着建立全球品牌的国际化目标又迈出了重要一步。

伊朗德黑兰的阿米柯工业集团总裁T.Taghizadeh先生曾送给潍柴伊朗维修服务中心副主任钟雷一枚奖牌。

这枚奖牌,是潍柴全球化服务网络成功运营的一个缩影。钟雷告诉记者,阿米柯公司是潍柴在伊朗的直接配套厂,目前潍柴WD615和WD618等系列柴油机在该公司的保有量约有4000台,做好对该公司的服务对于潍柴发动机在伊朗的销售和品牌形象提升十分关键。

去年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6点,钟雷接到电话,阿米柯公司工厂的技术人员反映,有几辆车起动后震动较大,他们怀疑是发动机引起的。虽然阿米柯总部在德黑兰,但是其工厂却在伊朗与阿塞拜疆边境的免税区——JOLFA镇,两者间距离八百多公里,开车得十来个小时。钟雷当机立断,与张家富和宋卫华连夜坐出租车向现场赶去。一路辗转颠簸,他们终于在凌晨5点到达了这个边陲小镇。

经过再三检查后,他和同事们发现,发动机本身并没有问题,震动是由整车配置不恰当,水箱支架不合适引起的。他们向工厂的技术人员和试车工解释了问题的原因,并配合他们对支架进行了改动。在检查时,还发现一台车的发动机有异响,通过拆检,发现缸盖里面有一个用户自己私加的弹簧垫片。

事情顺利处理完毕,他们专门写了书面报告,呈给阿米柯公司的董事长。这种急用户所急,设身处地为用户着想的精神和正视问题,不推卸责任的严谨的工作态度得到了阿米柯公司董事长的高度赞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