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App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科研工作者其实也非常非常多,使我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不断在各项数据上跃升到国际先进水平

这样的科研工作者其实也非常非常多,使我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不断在各项数据上跃升到国际先进水平
2020-04-25 18:13

孤独流浪的鲁滨逊,奇幻漂流的少年派,如果故事今天发生,结局可能会变无聊。北斗导航,中国名片,漫步银河天际,凝望地球角落。精准定位,实时传送,知你身在何处,懂你心往何方。中国智造的背后,是一群新时代的科研工作者。双11入手种草已久的吹风机,闲暇时间关注戛纳的红毯爱豆,假期约上好友吃顿丰盛的晚餐不同于旧电影里衣着简朴彻夜伏案工作的科研泰斗,徐颖和她的同事们业余生活好像更加丰富多彩。Work hard , play hard .新青年科学家真的变了吗?新青年演讲第21期邀请北斗女神徐颖聊一聊科学家的变与不变演讲实录大家好,我是新青年徐颖。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科学的变与不变。刚才主持人介绍的时候,提到了一个称呼叫做北斗女神,其实不管听了多少遍,我还是特别不适应这样的一种称呼。作为一个求实讲真的科研工作者,我非常清楚我的颜值,离大家的称呼还有极大的差距。其实我们还是更希望大家叫我们青年科研工作者。大家觉得科学家似乎不太适合女性,事实上是这样吗?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以前有一个学生,来我们这做一个保送的面试,她也是一个女孩,当时我们并不以性别来判断是否能适合做科学,用性别判断这一点和用星座判断这一点一样都是毫无科学依据的。当时我问她说:你为什么要来我们这呢?你对卫星导航有了解吗?她说:其实我不太了解卫星,我就想知道卫星为什么挂在天上不掉下来?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酷的事情。所以当时虽然我们觉得她对卫星导航并没有特别大的了解,但是她具备了做科学家的第一个基本素质,就是我们所说的对于未知世界的好奇。后来我们收下了她,现在也顺利毕业之后留在我们单位,做得也非常好。那么说到这里,要给大家讲一讲我的科研工作。我是做什么的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我后面的这几个数字,大家知道这个数字是什么吗?这个数字其实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新华社大礼堂的坐标,是我们这个大礼堂的经度和纬度。所以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我们的工作其实就是给大家一个导航定位这样的服务。我们国家自主建设的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叫做北斗系统,在全球有四个能够覆盖全球的卫星导航定位系统,我们把它叫做GNSS俱乐部当中的四个VIP会员,你们也可以管它们叫做F4。这当中包含了美国的GPS系统、俄罗斯的GLONASS系统、欧盟的伽利略系统和我国的北斗系统。其中GPS系统是建设最早使用最广泛的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大概在几年前的时候,我们还听过类似这样的说法,说GPS系统是正版,GLONASS系统是高仿,伽利略系统是低仿,我国北斗充其量只能算是淘宝九块九包邮的一个产品,但是这个说法在近几年我们已经不怎么听到了。大家应该都看过一部小说叫做《鲁滨逊漂流记》吧,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个系统不具备通信功能,那么鲁滨逊他只能知道自己的位置,但是他并不能把这个位置发送给别人,所以他还是只能寂寞地在他的荒岛上,做一个自力更生吃苦耐劳的苦男子。但是如果具备通信功能会怎么样呢?他可以把这个信息再发送给他的小伙伴们,小伙伴们就会来救他了。所以这就是曾经被GPS之父帕金森教授所盛赞过的北斗的导航通信一体化的功能。既能够知道我在哪里,也能够知道你在哪里,这是一种多么美妙的体验。北斗系统将会在今年年底覆盖一带一路地区,二零二零年左右覆盖全球,真正实现中国的北斗,世界的北斗。北斗系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追赶到并肩再到在某些功能上能够超越这样的一个过程,离不开所有科研工作者的付出和心血。今天在新华社跟大家讲这个题目,是因为总是有记者会问这样的问题我们的科学变了吗?我们认真地想一想,我们的科学变了。祖国最近几年日新月异,有很多的大国重器给大家带来了非常大的惊喜。但是我们再想一想,科学没有变,科学精神没有变。虽然我们对于科学精神,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定义。但是严谨、创新、耐得住寂寞、做对国家有用的东西这样的科学精神从老一辈当中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这是所有科研工作者不变的初心。其实国家对于我们来讲,从来不曾亏待我们这一代科研工作者,我们不要总是把个人的科研工作和国家的利益放到两个对立面。我们应该是寻求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提升自己的能力。同时自己所做的东西能够对国家有用、人民需要,在这样的过程中去追寻我们的满足感和荣耀感,这其实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全部内容。我是新青年徐颖,谢谢大家!新青年对话徐颖访谈实录问:女科学家的工作会受到性别制约吗?答:我觉得不见得是受到性别制约,但是从某个角度上来讲,就是工作和生活之间你确实是很难去协调的。因为人的精力其实是有限的,如果说你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工作上,那你就没有办法把很多时间放在生活上。其实对于男女来讲都是一样的,如果他在生活上放了很多时间,可能放在工作上的时间相对就会比较少,所以这是有一个取舍的。其实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可能都很难能够去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都照顾得特别好。问:新老科学家身上的相同与不同?答:我觉得不同的是,比如当代的科学家,除了是科学家之外首先他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没有大家想象当中的那么神秘,科学也没有大家想象当中的那么高不可攀。其实科研它就是一项工作,所以普通人各种各样的情况在科学家身上也都会有。比如,大家通常会觉得科学家是不是很木讷,一天到晚像书呆子啊等等这样的一些形象,其实我们也有很多科学家非常多才多艺,也非常热爱生活,有各种不同的爱好。这个可能是让我们觉得和心目当中的老科学家不太一样的地方。但是有什么东西没变呢?这就是我们说的科学精神没有变。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科学精神的定义,但是我们觉得像严谨、创新、耐得住寂寞、为国家做贡献等等这样一些科学精神,我们觉得其实是一直从老一辈科学家身上传承下来,并且我们也希望能够继续地、永久地把它传承下去的东西,这个是没有变的。问:新科学家幸运在哪里?答:最大的幸运在遇上好时代嘛!就是以前咱们国家的条件比较艰苦,也就是我们说的一穷二白的时代,可能什么都没有,包括科研条件啊科研仪器啊科研经费啊都是比较紧缺的,包括科研人才队伍,可能就是也没有这样的一个积累。当然到了我们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会觉得科研设备也很好,科研条件也很好,然后科研队伍就是有很多老一辈的科学家已经给我们奠定了非常非常好的基础,所以幸运的就是遇上了好时代。问:如何看待中国科研工作者流失国外?答:其实我觉得有很多的科研工作者也在国内,我不知道大家的关注度不够多还是什么样子。从我个人来讲我就是一直在本土长大的这样一个科研工作者,不管我是在念书还是工作,都一直在我们国家里头,也从来没有出过国。曾经有一段时间呢,我们国家确实对这种国外的科研工作者引进的力度非常的大,所以事实上也有很多比如在国外念完书之后就回到国内的。这样的科研工作者其实也非常非常多,而且也会有国外的一些科研工作者但是和国内有非常密切的一些领域上的合作等等,这样流失国外的一个情况,我觉得以前可能曾经存在过。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在不断地改善,因为国家确实也给我们提供了非常非常好的科研条件,包括非常非常好的科研设备仪器等等,所以国内的科研条件相对来讲也是挺宽松挺好的。所以,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包括一直在本土然后一直做这样的科研工作,或者说是出国学习一段时间然后有这样的学习交流再回来也是非常多的。为了核准一个数字,实验室里的他们埋头几天几夜;为了验证一个假设,工地现场的他们反复论证研究。不记得多少次披星戴月,只记得无数次推倒重来。他们是老一辈的接棒者,严谨、细致、能吃苦;他们是新时代的科学家,专业、执着、有力量。从昏黄灯光下的清瘦老者,到喜爱时尚娱乐的新青年,变的是生活条件与生活方式,不变的是对科学精神的信仰。北斗从第1代到第3代,2020年将实现覆盖全球。无论是科学创新还是科学普及工作,北斗人致力为科技强国梦培育沃土。时光荏苒,长路漫漫。谁来引领我们向远方启程?就以北斗之名向未来进发。5月30日,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新青年,执着梦想,创造当下。

(本文转载自“千万英才”公众号)

图片 1

专家简介

徐颖和同事们在实验室。吴丹旻摄/光明图片

图片 2

“80后女科学家”“北斗女神”“军工女学霸”……中国科学院光电研究院研究员徐颖身上有很多标签,但她还是喜欢被称为青年科技工作者。

徐颖,博士,中科院光电研究院研究员。2009年博士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信号与信息处理专业,同年到中科院光电研究院工作至今。在职期间个人承担的项目总经费超过5000万元,结合中国科学院导航总体部在国家二代导航专项中承担的任务,以完成工程任务为主线,研究了复杂环境下辅助北斗系统实现连续高精度定位的多源融合导航增强技术,在多源信息/信号辅助卫星导航增强方面开展了系统性的算法理论和工程应用研究工作。

徐颖在北京理工大学硕博连读期间跟着导师研究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相关课题。2010年,徐颖博士毕业后进入中国科学院,继续从事北斗系统相关工作。2015年,32岁的她成为中国科学院光电研究院建院以来最年轻的博导。

科学家可以是“女神”吗?在大多数人眼里,这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名词,但同时用在徐颖身上却恰如其分。

徐颖带领的团队是比她更年轻的科研工作者们,他们坚持自主创新,使我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不断在各项数据上跃升到国际先进水平。

作为中科院光电所最年轻的研究员,也是最年轻的博导,徐颖2006年起就从事北斗系统的研究,已经长达12年之久。她所在的项目,使北斗系统实现了连续高精度定位的多源融合导航增强技术;也因为容貌清秀出众,她被称为“北斗女神”;更因为热衷于科普事业,如今,她和北斗系统一起,成为了当代年轻人心目中的“网红”。

“北斗”是我国自主建设的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由五颗静止轨道卫星和30颗非静止轨道卫星所组成,是继美国全球定位系统、俄罗斯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之后第三个成熟的卫星导航系统。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预计将在2020年左右提供一个全球性的服务,而通信功能是它有别于其他定位系统的最大特点。

从校花到北斗女神

“北斗是大国重器,它凝聚了老一辈科学家和青年科研人员的心血,我只是北斗系统当中的一颗小螺丝钉,希望能够发挥一点自己的作用。”作为北斗人的代表,徐颖除投身北斗系统的科研和建设工作外,还作为中国科协“科普中国”形象大使开展了多项科普活动,在北斗系统的宣传和推广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漂亮有气质,是很多人对徐颖的第一印象,如果不是刻意介绍,你很难把她和科学家联系起来,但实际上,她是中科院光电所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也被外界誉为“北斗女神”。

目前,北斗系统已在我国的农业、渔船、交通运输危险品、测绘高架桥桥梁形变等方面得到广泛应用。2018年将是北斗系统密集组网发射年,年底北斗三号组网卫星将能够覆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与所谓“科研世家”不同的是,徐颖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徐颖的父母很少过问她的学习, 从小到大,全靠自觉。

“未来,我们将更多关注低轨卫星、室内定位等技术,希望能够在天基、空基、地基的一体化组网方面,将导航与通信深度结合,作为对北斗系统的补充、备份和增强。”徐颖说。

而关于梦想,徐颖和很多孩子一样,那就是当一名科学家;她的理科成绩十分优秀,成功考入了北京信息工程学院,本科毕业之后,紧接着又进入了北京理工大学,硕博连读,踏上了科学家的第一步。

(原载于《光明日报》2018-04-2906版)

2006年,徐颖从制作接收机开始,第一次接触与北斗相关的项目,这一做就是13年。2009年,徐颖博士毕业后来到中科院光电研究院从事和北斗卫星相关的科研工作。在这段期间,北斗系统经历了北斗二代的应用、北斗三代组网星首发、以北斗为核心的未来PNT体系论证等等一系列北斗导航领域的里程碑事件。徐颖个人承担的项目总经费也超过了5000万元。

图片 3

普通人眼中,科研工作者大多“默默无闻”,让大家真正认识徐颖是她在中科院的一次科普演讲。那个时候,她发现身边的很多人对北斗系统存在认识误区,在一次又一次地纠正他们之后,徐颖决定要给大家进行北斗系统的科普演讲。

2016 年,一段“中科院女科学家科普北斗导航系统”的视频走红网络,而后,女科学家徐颖被媒体冠以“军工女学霸”“北斗女神”等称号,成为科普红人,连《人民日报》都发文表示:科普需要更多的“徐颖”。

作为一个80后,徐颖说自己从小听的最多的就是对他们一代人的诟病:“最没责任心的一代”“最自私的一代”“最叛逆的一代”,总之他们就是“垮掉的一代”。

“但是,现在我们中的大部分已经成长为社会的中坚力量。”徐颖说。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样子,现在搞科研的很多人是80后,那么这一代的科研工作者就带上了80后的成长烙印。

科学发展要有更多沃土

“在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大家喜欢做什么?我自己比较喜欢看恐怖片,那样比较有感觉。雷电和恐怖片更配哦。那么雷电和什么不般配呢?不错,就是卫星发射。卫星发射的时候,火箭箭体中装满了燃料,一点点火花就能引起箭体的爆炸。”这是徐颖演讲时的一个片段。

在不少人眼里,她应该走一条更加符合常理的道路:埋头科研,出更多的成果。但是她现在时常抽出时间四处演讲,而且还经常语出惊人。

“科学的发展最重要的不是某个人快速做出了科研成果,而是要有一个好的土壤,需要大家都投入到科学中来。”徐颖说,听讲座的不是大学生就是未成年的中小学生,如果都是科学术语,学生们不仅

听不明白而且可能会对科学失去兴趣。

徐颖认为:“科研工作本身并没有比其他工作更加神秘、更加重要。”在她看来,科研工作也应该跟其他工作一样,可以让普通大众知道和了解,“要走出神秘、走下神坛”就要让科学发展的土壤肥沃,因此,需要有更多的人敢进科学这个门,并且对科学感兴趣。最好的办法就是做科普。

图片 4

而且在徐颖看来,做科普不能集中在几个少数擅长做科普的人的身上。“所有科研工作者都应该做科普,跟大众分享自己的工作。”徐颖说,科研工作者在解释自己所做的工作时一定是最权威的、是解读的偏差最小的。“很多航天方面的大工程,大众对这些有好奇。你告诉大家这些东西,总比他们从其他渠道了解到的更正确、更正规”。

所以,当接到给普通大众做科普的任务时,徐颖不仅会做好准备,而且会想办法寻找生活中的例子,用更多的普通人能听得懂的话来讲科学。

对北斗系统“不吹也不黑”

“大家都看过《鲁宾逊漂流记》吧,如果有一天一个人漂流到了孤岛上,能怎么办呢?如果这个时候他选择的是GPS,他只能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无法通知别人,如果用的是北斗系统,情况完全不一样了,他不仅可以知道自己位置在哪里,而且还能够把位置发送到几十公里、几百公里之外的人。相信我,如果你选择了北斗定位系统,你很快就可以在救援船上和你手持GPS的小伙伴说拜拜了。”徐颖说。

作为一名北斗科研人员,传播和北斗相关的科普知识,让公众正确认识和了解北斗卫星已经成为徐颖工作的重点。单纯的“北斗”二字也不能描述徐颖如今的所有工作,基于“北斗+”的PNT 体系也是他们现在工作的目标。

图片 5

北斗导航示意图

起初,徐颖总会听到身边人抱怨类似于“北斗信号多差啊,一进屋就全没了”,此时的徐颖略显无奈,她会耸耸肩告诉朋友:“目前所有的导航系统到室内都是没有信号的,不只是北斗导航系统。”徐颖进一步解释,由于卫星导航系统的信号无法进入室内,导致在大型商场或是飞机场等室内场所,无法使用导航帮助我们找到某一具体位置,室内定位正是目前导航系统需要攻破的领域之一。

面对类似这样的科技常识性问题,有时候需要不断地去重复宣传,这不禁让她深刻感受到:“科研创新需要有很好的科学土壤,而只有科学普及了才会有思想的沃土,科学普及和科研创新真的是同等重要。”

于是,徐颖愿意主动站在公众场合,为大家做相关的科普工作。在践行科普的时候,徐颖一贯保持的态度是“不吹也不黑”。

“我觉得,我们不能无限的扩大大家对北斗导航的期望。我们也一直在呼吁让更多的科学家站出来,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去为大众进行科普。与其去纠正谣言,不如在谣言出现之前就去做知识普及。一方面有助于大众了解科学真相,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提高全民科学素养。”调查数据显示,正在上小学的孩子们对于未来的职业规划,“明星和偶像”占到很大概率,而“成为科学家”的荣誉感似乎已经消失无踪。

目前,北斗系统领域的研究型人才仍然比较匮乏,徐颖说:“在我小时候,理想还是成为一名科学家,虽然长大之后不一定梦想成真,至少会觉得科学家是一个光荣的职业。在科技人员的未来发展中,我们常常会担心出现科研人才的断代,所以,科技普及的工作是任重道远的。”

文/赵天宇 供图/北京科技报

编辑/陈永杰 李清波 校对/李云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