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App > 科幻小说 > 澳门新葡亰App这次的奖励是对杨先生所做贡献的又一次肯定,我觉得得诺贝尔奖对我一生没有极大的影响

澳门新葡亰App这次的奖励是对杨先生所做贡献的又一次肯定,我觉得得诺贝尔奖对我一生没有极大的影响
2020-04-19 06:32

我觉得得诺贝尔奖对我一生没有极大的影响。第一,因为我对我所做的工作还继续发生兴趣,这个与得不得奖没有关系;后来呢,而且做到后来,还有一些成绩,这些都与得不得奖是没有关系的。 文|刘磊 在阅读精彩的对话之前,不妨先看一段短视频。这是杨振宁先生在2015年接受《人物》杂志大师特刊专访时留下的一段珍贵影像。耄耋之年的老人,在谈及科学与科学之美时,谈吐和思维依旧如此清晰,眼神清澈灵动,宛如天真的小孩。 谈当下 「最关心的就是国际大势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人物》:现在最关心什么问题? 杨振宁:我想最关心的就是国际大势会演变成什么样子。现在世界处在一个动荡的时代,这有好多个因素,有长远的因素,有比较立刻的因素。长远的因素最主要的就是整个世界的经济发展处在一个转型的时期,其中一个重要的元素就是中国快速地在变得更强大,而美国问题多得不得了,欧洲问题多得不得了,这是一个总的长期的趋势。那短的趋势呢,我想有好些个重要的,也许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美国的新的总统,现在没有人敢讲,包括他自己,到底他要把整个世界带到什么地方去。 《人物》:你对特朗普是一个怎样的态度? 杨振宁:我觉得这人,不喜欢他的人很多,喜欢他的人也很多,我想也许因为他要做的这件事情就是跟以前美国的各届总统都不一样,他从头起就有这么一个,你说是雄心也好,你说是他的野心也好,他就要这样,所以他做出来许多大家大吃一惊的事情,而且他这些大吃一惊的事情不一定是相互矛盾。所以我想习近平主席跟他见面以后,一定觉得这个人不太容易对付,因为虚虚实实,你不知道他到底最后要做什么事情。你要问我说呢,这也是一种做大事的策略吧。我疑心他,所以很会赚钱,与他这种性格可能有关系,他现在把这个性格搬到世界的政治上来,这要产生什么后果,这个是我想大家都非常担心的。不过我觉得不是不可能,他会最后多多少少接受了习主席好多年来提出来的总体的思想,就是说中国跟美国不对抗,不冲突,互相尊重,合作双赢。这个政策奥巴马始终不接受,看这样子呢,川普可能接受。不敢讲,我只是说可能。假如他要接受了这个的话,这对于世界的前途当然有非常好的稳定的作用。 《人物》:网络上一些热点新闻平时会关心吗? 杨振宁:网络是这样,是影响整个人类的一个重大的发展,不过从个人的立场讲起来,你得学会怎么用这个网了,这个我想也是一个全世界的大问题。因为我想一个小学生就可能对网络非常发生兴趣,那么怎么能够引导他走到一个善于利用网络,而不掉到陷阱里头,这是一个大问题。我对这个没有什么深入的研究,就不敢发表意见,可是我只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不太喜欢把『创业』这两个字用到科学的重要发展上」 《人物》:在物理上,你现在还关心什么样的问题? 杨振宁:今天物理学跟我年轻的时候,我中年时候的物理学最大的分别,就是今天可以看得出来以后三五十年大有发展的恐怕都是一些应用的,对于极为基础的物理学的研究,现在看样子三五十年之内不大容易有发展。而这个分别,多半的物理学家,尤其是现在念物理系研究生的同学都不了解的,所以我经常呼吁大家要对这点多做些注意。 《人物》:做一个比方,在爱因斯坦的时候,其实是物理学的一个创业的时代,爱因斯坦、牛顿、麦克斯韦建了几根柱子,现在它已经进入一个更完善的状态,空间会更小了对吧? 杨振宁:爱因斯坦的时代也就是20世纪头30年,头三五十年,我认为是黄金时代。那个时候正是物理学大革命的时代。爱因斯坦当然他厉害的地方就是他不是受了导师的引导,他自己就看出来了。他的第一个革命性的工作是1905年做出来的,叫做狭义相对论,你们大概听说过。可是你如果仔细去研究他的历史的话呢,他还在做学生的时候,他跟这个女朋友通信,我记得好像是1899年,就讲他那时候热心在搞些什么,就是后来狭义相对论这个方向。所以你可以说他是自己在做学生的时候就认识到这个领域是一个他要去追求答案的一个领域,这是他厉害的地方。那么他在1905年还另外写了两篇重要的文章,其中有一个是关于光是什么,在那个以前大家公认光是一个波,他大胆地那时候他26岁提出来,说是这个光可能是个粒子,一颗一颗的,这个是离经叛道,大家都不相信,可是后来证明他这个见解是对的。所以你可以说那个时候是遍地黄金,所以他成功了,你也可以说是他有深入的见解,所以他成功了,我想这两个条件都要有,所以他才成功了。 你刚才用了「创业」这个名词,我知道现在大家都在用这个名词。「创业」这个名词用到爱因斯坦身上,或者是不同的重要的科学发展上,不太妥当。我跟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觉得不太妥当。爱因斯坦的重要的工作,刚才讲的狭义相对论、光子,还有一些别的,是不是创建了一个新的事业呢?事后讲起来回答是「是的」。可是我为什么不觉得用创业来描述他的精神或者影响呢?因为爱因斯坦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任何要想创业的想法。我想像马云搞出来网购,他在开始的时候就是要创一个事业,爱因斯坦没有想他要创一个事业。 比如说是20世纪最重要的生物学的论文是克里克跟沃森所写的双螺旋,是1953年的文章,现在整个生物工程都是这个引导出来的,所以从事后讲起来是非常创业的,可是这个不是他们两个所想做的事情。他没有一个「业」的观念,爱因斯坦也没有「业」的观念,沃森和克里克也没有「业」的观念,他们只是要解决一个很具体的,可是是很专业的问题。可是这个解决了以后,就引导出来了,好像打开了一个大门。所以我觉得我不太喜欢把「创业」这两个字用到科学的重要的发展上。 我觉得事实上现在传媒上头,不管是书籍、杂志或者是报纸上面,或者是网上,讲出来的话我觉得都有这个问题,你们要能够把这一点提出来,我觉得是个贡献。 谈生命、宇宙和自然 「现在不是都热衷于人工智能吗,可是这些东西离小牛跟它母亲之间的复杂关系那还是差得很远呢」 《人物》:如果向一个完全的外行去描述物理学之美,你会怎么来描述? 杨振宁:世界的结构的美是多方面的,所以对于这个美的感受也是多方面的,你比如说我看电视有时候有一个鸟去栽到水里头抓一个鱼,它的那个速度,它的那个准确,这是我想自然的这个结构,是妙不可言的。所以中国的诗人,西方的诗人,在描写这个老鹰能够准确地来抓捕一个小动物,就有很多有名的诗句,这个是一种美。 我想在基本科学里最深的美,最好的例子就是牛顿。我想100万年以前的人类就已经了解到了,太阳东边出来,西边下去的这个规律。可是没有懂的是什么呢,是原来这些规律是有非常准确的数学结构,懂了这些数学结构,你可以非常非常非常准确地预言明天太阳什么时候出来。就是对于大家所看见的这规律背后有准确的数学结构,这件事情的认识是牛顿告诉整个世界的。这个是牛顿对人类最重要的贡献,也是人类对于自然的美最深入地了解的开始。今天牛顿所写下来的方程式准确到什么程度呢?你像现在这个卫星上天,对撞起来,天宫一号、二号对接,这些事情都是极为准确的,不是到分、秒,是到百万分之一秒的这种准确,这些都是牛顿的方程式所告诉我们的。这种美使得人类对于自然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我认为这个是科学研究的人所最倾倒的美。 《人物》:你说60岁那年有一个很大的发现,就是生命是有限的。这90多年的人生当中像这样的「大发现」还有哪些? 杨振宁:确实是,就是我60岁的前后呢,突然有一个感觉,原来生命是有限的。这就是代表说那个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事情,所以这是相当突然的一个新的认知。你问我说是我现在到了九十几岁,有没有新的想法呢,有,可是不是那样子突然的一个了解。现在渐渐地越来越深的这个新的想法是什么呢?就是觉得自然界是非常非常妙,而且是非常非常深奥的,就越来越觉得人类是非常渺小,越来越觉得人类弄来弄去是有了很多的进步对于自然的了解,当然是与日俱增的可是这些与日俱增的里头的内容,比起整个自然界,整个这个结构,那还是微不足道的。你也可以说年纪越大,这种对于自然界的敬畏感是越来越深。 《人物》:那你怎么看人生的意义? 杨振宁:我想从整个宇宙结构讲起来,人类的生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一个个人的生命那更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不过,从一个个人讲起来的话呢,虽然了解了他这个个人的生命在整个宇宙之间是一个非常渺小的事情,这并不代表说是他就不必或者是不应该去想法做出来他能做的事情,这是我现在的态度。我觉得个人的态度最好是一方面了解到自己的渺小,一方面要尽量地希望这个渺小的生命还是有点意义。 《人物》:你觉得渺小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杨振宁:我想世界上有很多大家都公认的有意思的事情。比如说是能够帮助人类克服一种疾病,我想这个没有人会否认这是一个值得做的事情。帮助一部分的人改善了他们的生活状态,这个我想大家也都认为是有意义的事情。我想这个所谓有意义,这个定义,自己也是可以商讨的。不过我想所有可以商讨的事情,从某种立场上讲起来,都一定是有它的意义的。 《人物》:你是怎么理解和看待上帝的? 杨振宁:我想为了不搞到复杂的讨论上去,我们不要用「上帝」这个名词。就是自然界。我想尤其是你看世界上的生物,我们的生物稀奇古怪的种类多得不得了,尤其是现在研究得越来越多了,人类有细胞,有单细胞的生物,可是还有病毒,病毒不是细胞,比细胞更简单,可是病毒自己就是非常复杂,而这个里头的相互作用,这简直是没法子另外,有许多事情,你看了自然界的话,你觉得这是没法子想象怎么变成这样。你比如说你在电视上看见一个小牛出生,出生了以后它几秒钟之后它就想法站起来,常常站不起来,因为站起来立刻就摔倒,然后它又站起来。怎么一个安排,就使得它知道它要站起来,而且失败了以后还可以再尝试,然后等到最后站起来,它就知道要去吃它妈妈的奶,这个母亲跟这个小牛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非常神秘的事情,所以就是自然界非常稀奇的事情非常之多。就使得我想到,现在不是大家都热衷于人工智能吗,他们研究的东西里头也是很稀奇的东西,可是这些东西离小牛跟它母亲之间的复杂的这个关系那还是差得很远呢。我很难想象说是在以后两百年之间,生物学家会对母子之间的 bonding ,能够有深入的了解。就是这一类的事情使得我越看多了以后越觉得我们所做的东西其实是从整体讲起来还是非常渺小的。 「人是有限的,而宇宙是无限的,所以没法能够完全了解」 《人物》:你看科幻小说吗? 杨振宁:我小时候看科幻小说,成人以后我现在很少看科幻小说,有时候拿一两本翻一下,现在就比较看不下去。这个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事情,为什么?这个我还没有仔细想过,这是一个现象。就是我十几岁的时候看了还有武侠小说,我现在也是看不下去武侠小说那个时候像福尔摩斯,我看了很多,现在都看不下去了。近代的一些科幻小说呢,我更看不下去,前些时候不是《三体》变得非常有名,所以我就买一本来看,看不下去。与这个小说其实没关系,这是与我自己的精神状态有关系。 《人物》:是因为你觉得科幻小说跟你从事的工作完全两回事吗? 杨振宁:不是,我想原因是因为我对于现实世界更发生兴趣,所以就觉得这个虚构的东西不能跟现实世界比。我想这是主要的道理。对于现实世界的复杂性,跟它里头这个奇怪又妙的事情了解多了,就觉得科幻小说没法子跟这个比。 《人物》:宇宙在你的头脑中是什么样的形象? 杨振宁:我想现在天文学已经相当清楚地告诉我们是有大爆炸。有些科学家在研究是不是还另外有宇宙,从科学的立场上讲起来,我完全没有懂,我完全不了解这些科学家所做的东西。我自己觉得从一个大的观点来看,说是有大爆炸,大爆炸后来产生了很多的现象,有了这些现象,就出来了很多的元素,有这些元素慢慢地就出来了一些有机体,然后后来就出来人类,我想这个大概的经过,我觉得大概是对的。 《人物》:你讲过在中学的时候读过詹姆斯金斯的那本《神秘的宇宙》,你说当时看了印象非常深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感受跟现在的感受一样吗? 杨振宁:当然不能是一样了,不过有些部分是重复的,就是当时是觉得,啊,原来宇宙的物理结构是这么样子的神奇。今天你要问我呢,我仍然觉得是神奇,不过那个时候这个神奇的定义跟今天这个神奇的定义当然有一个很大的分别,那个时候神奇就是觉得没想到原来是这样的,现在这个当然也是没想到,可是更具体了一些,就发现原来宇宙的结构在有些地方有非常准确的规律。人类第一次知道这个,是因为牛顿的工作。牛顿告诉了人类,说是自然的结构有非常准确的规律,这个我认为是近代科学诞生的时候,从那个时候以后人类对于自然的了解就跟从前不一样了。从前是马马虎虎的,到这个以后呢,就知道这马马虎虎背后有很准确的东西,而这准确的东西,用人类的脑子可以了解其中的一部分。 那么今天我们还是在做这件事情,可是有一个问题是当时牛顿没问,这个问题就是是不是这个准确的了解可以无限地准确下去?这个我猜想,牛顿当初大概是觉得可以,因为他那时候受了宗教的影响,所以他觉得所以有这些准确的规律,是上帝制造出来的,那么既然有上帝,能够知道这个的话,当然这个上帝就可以控制一切的一切。所以他是有一个上帝的。今天你要问我的话呢,我觉得有一个人的形象的上帝我是不相信的,至于说我们能不能无限地了解下去呢,我现在采取的是比较悲观的态度。为什么我比较悲观呢?因为我觉得人的脑子是有很多神经元,这神经元的数目是有限的,拿来跟宇宙的这现象来比呢,那又是渺小和不足道的,所以从这个立场讲起来呢,我觉得我现在的看法是觉得我们是做了许多了解,对于宇宙的结构有很多非常深入的了解,可是我认为永远不会把所有的宇宙的复杂的结构都完全了解,因为我们是有限的。所以你要让我用一句话讲出来,就是因为人是有限的,而宇宙是无限的,所以没法能够完全了解。 谈文学 「张爱玲是写得特别好,她是一个天才」 《人物》:文学家里边有你特别喜欢的吗? 杨振宁:中国的传统小说,比如是《三国》、《水浒》,这个当然是从小就喜欢看的。当然到了年纪大再看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些小时候没有看见的东西。这些里边所反映的人际关系,反映的人跟人之间复杂的心理是非常深入的。可以说一个外国人对于中国文化入门,从这个是比较好的一条路。像《红楼梦》的话,我小时候是看不下去的,我想很多人都会,因为《红楼梦》里头,跟刚才讲《三国》、《水浒》的人际关系又不一样了,我小时候看了,觉得净讲了一些没有意思的事情,可是到了年纪大了以后就了解到人际关系有比我小时候所了解的要多得多的东西。 当代的小说,我看得不多,我倒还没有找出一个特别喜欢的。刚才我跟你讲了科幻小说,我看不下去的。莫言,我看了以后,也许我还没有仔细研究过,也没有觉得是写得特别好。 张爱玲是写得特别好。我觉得她是一个天才,非常可惜,她的家境非常糟糕。而且前年我去研究了一下因为我看了她的这个《小团圆》,然后就研究了一下原来她跟我的一个很熟的朋友,现在不在了,叫做张守廉,是亲戚。我在西南联大的时候,当时我们有三个人是同班的研究生,当时同学管我们三个人叫做「三剑客」,一个是黄昆,一个是叫张守廉。我们都是念物理的,后来张守廉改行了,他改念电机,他在石溪大学做了很多年教授,他比我大几岁,就是前年过去的。他跟张爱玲是什么关系呢?张守廉的曾祖父是张爱玲的祖父的侄子,而且我在网上一查呢,还知道原来张爱玲的那支,现在还有人,有一位在河北,也叫张守什么,因为他跟张守廉是同辈的,在河北一个什么地方,我还跟他通了一封信。所以这就是,这个所代表的就是在我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中国念过书的人数目非常少,跟今天不一样,今天动不动是几百万人是大学毕业,那个时候我想是一年大学毕业大概只有几千个人,所以这些人这个家族有点关系是不稀奇的事情。 谈人生 「我觉得得诺贝尔奖对我一生没有极大的影响」 《人物》:你35岁就得了诺贝尔奖,这个荣誉贯穿了你的一生,你怎么看这个声名以及它对你的人生影响? 杨振宁:我觉得得诺贝尔奖对我一生没有极大的影响。第一,因为我对我所做的工作还继续发生兴趣,这个与得不得奖没有关系;后来呢,而且做到后来,还有一些成绩,这些都与得不得奖是没有关系的。 我一般的生活当然是受到一些影响,比如说我一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1971年第一次到新中国来参观探亲访问,假如你问我说是我那次来,周总理还请我吃饭,有个很长的谈话,这个与我得诺贝尔奖有没有关系呢,我想可能是有一点关系的。所以从这里讲起来呢,对于我后来的人生当然是有影响的,不过对于我,我自己觉得对于我做学问,对于我做人的态度,我觉得没什么影响。 《人物》:当时具体的情境是怎样的,第一时刻得到这个消息时? 杨振宁:是这样,我得诺贝尔奖是1957年的秋天,诺贝尔奖委员会打电报给我,可是事实上我已经知道了,为什么呢,因为第一,就在那一年的年初,吴健雄的实验成功了,她证实了宇宙不守恒的,有点不守恒。那是一个震惊整个物理学界的大消息,所以那个一来呢,包括李政道跟我自己,还有吴健雄,还有,基本是所有的物理学家都觉得这迟早要得诺贝尔奖。 所以你也可以说那个以后呢,对于要得诺贝尔奖的可能呢,已经不是很奇怪的事情了。然后就在评选委员会的这个电报以前几天,忽然有个瑞典的新闻记者打电话来,他要来我家里头照相,然后他就是说,他说因为我们知道你要得奖,所以呢,我们要预先就预备好照片什么的报告之类的,所以我预先就知道要得奖。 这个事情后来呢,诺贝尔奖委员会改了他们的办法,不预先通知这些新闻记者,我不知道是哪年,反正我想可能60年代开始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人物》:你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和缺点分别是什么? 杨振宁:把它说成优点,这个也许不要用「优点」这个名词。我想我有一个特点是我自己喜欢的,就是我想我处人处事都比较简单,不复杂,就是没有很多心思,我喜欢这样的人,所以我就尽量做这样子的人。所以你要问我说,也可以说是这是我一个基本处人处世的原则吧。 有什么缺点,我倒想不出来。我想我不够有许多事情不够坚持,不过这个我想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个问题。比如说我小时候不会写日记,写了一个礼拜、两个礼拜,后来就无疾而终了。有一些这种笔记本呢,现在还有,所以现在我再去看看呢,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再继续写下去。尤其是我看了一些别的朋友他们现在写一些回忆录,他们所以现在能够写那么详细的回忆录,就是因为他们有这个日记,所以你要问我的话呢,我想我没能坚持这一点,是一个缺点。 《人物》:你多次说过你的一生都很幸运,现在回过头来看,有过比较大的挫折吗? 杨振宁:我想我一生最觉得,说挫折也好,很烦恼,很不高兴的,我想是1947年。那个时候我是在芝加哥大学做研究生,我当时在芝加哥大学是很有名的研究生,因为我在中国学到的实在是非常扎实的,所以到那里以后呢,整个物理系的老师跟同学很快就知道我物理懂得非常多。可是呢,我做研究工作不成功,第一是我本来想写一个实验的论文,所以就到阿里森教授的实验室,可是我不会动手,所以在里头做得是很不成功。泰勒跟我建议了一些问题呢,我做了一些,后来他跟我都认识到我跟他的兴趣的方向不一样,所以我们还是维持好的关系,讨论一些物理,可是我不能真正地从他那儿找着好的题目。所以那个时候是我非常不高兴的。那个时候我怎么解决呢,我就自己去找题目。我后来想了想,可以说是那一年找了四个题目,每个题目,别人都不做,我就自己在那儿搞,可是三个题目都没搞出来结果,所以很不高兴。只有一个后来我想出来了一个可以发展的方向,就写了一个短的文章,那个文章后来就变成我的博士论文。 这个经历在我的脑子里还记得很清楚。可是这里头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另外那三个,虽然当时都以失败告终,可是所花的时间绝对不是浪费的,因为后来过了一些时候,我又回到这些里头呢,三个后来都有了发展。为什么会有这现象呢?就是因为那一年里头对那三个问题的了解深入了,那么后来因为有别的东西发展或者是偶然自己又想出来一个新的方法,就能够推进了。假如没有那一年不成功的这个努力,后来就跟这个问题没关系了。所以我一直在跟同学讲,你得对一个东西发生兴趣,发生兴趣以后你得要去钻研,不成功你不一定就觉得这就吃亏了。这个不成功永远是放在那儿以后,是你将来可以在上面有新的进步的基础,这是我的经验。 《人物》:如果从你打过交道的以及古往今来历史上所有的人物当中,选出对你人生最重要或者有特别影响的几个人的话,会选哪几位? 杨振宁:我想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人当然是我父亲,他是数学教授,他并没有教过我很多的数学,不过,他所创造出来的我们的家庭环境,我们兄弟姊妹几个人跟我们父母之间的关系,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这个我想是受到我父亲处人处世态度的影响所形成的。 我觉得这个对于我有深远的影响,就是我讲话的态度,做人做事的态度,包括我对研究工作的兴趣跟努力,这些都与家庭环境有密切的关系。那么后来,我1971年第一次回国,这是我一生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会有这件事情,当然与我跟我家庭的关系有密切的关联,因为事实上我到美国去以后,后来朝鲜战争发生了,中国跟美国就变成两个世界,彼此之间没有交往,可是在那个期间,我还安排了跟我父亲,跟我母亲,还有弟弟妹妹他们在日内瓦见过三次,在香港见过两次,所以这些都是与我们的家庭整个的关系非常密切的,而这个也影响了我后来人生的轨迹。 最近我在美国的弟弟妹妹他们聚在一起,后来我的二弟的太太,在一个电影上就讲,说是杨家是特别亲密的一个家庭,我想这个话是对的,所以你刚才问我说,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一个人是谁,我想是我父亲。 我佩服的人,我从那儿学到最多的,这是两种不同的观念。比如说我非常佩服毛泽东,他是了不起的天才,而且是种种天才。可是他的一生跟我的经历完全不一样,我没有从他那儿学到什么东西。我非常佩服邓小平,我有没有从邓小平那儿学到什么东西呢?我想不能这样讲法,不过邓小平是非常务实的一个人,我觉得我也是很务实的一个人,这个倒不是我从邓小平那儿学来的,可是我觉得他之所以成功,他是非常务实的,所以他自己讲我们现在是摸着石头过河。他所讲的这些话,白猫、黑猫,这个都是。我并不是从他学到对于实际的这态度,不过我很欣赏他这个。 1929年杨振宁与父母在厦门。杨振宁的父亲先后在厦门大学、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任数学教授,他说父亲是对自己一生影响最大的人。

后来有7个科学家是因为找到杨振宁的规范场理论所预测的粒子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例如丁肇中、希格斯。因为规范场理论间接获得诺奖的则有几十个,杨振宁带领徒子徒孙几乎垄断了六十年来的诺奖物理奖的理论物理和粒子物理部分。另外有6个菲尔兹奖是研究杨振宁的方程而来(3个和杨米尔斯方程相关,3个和杨巴克斯特方程相关)。

这位科学家就是米尔斯,是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物理学教授。

说起杨振宁,攻击他的人常用邓稼先和钱学森来跟他进行对比,新中国成立之后,人家钱学森回来了邓稼先回来了,人家回来给咱们造了两弹一星,你杨振宁为什么待在美国,你等着我们中国富强了,你再回来捡便宜摘桃子,来退休养老了。

像方舟子曾经说过一句话:几百年后学物理者还知道杨振宁,但可能无人知道邓稼先。

澳门新葡亰App 1

首先,杨-米尔斯理论是拿过诺奖的,有五位科学家因为分析杨-米尔斯理论而得到了诺奖。

大家还记得“千金买马骨”的故事吧,实际上杨振宁本人回国,起到的就是这种示范效应,在这种效应下,国外很多一流的学者得以到中国来做科研。

回不回国,什么时候回国,每个人的情况不同,现在看来,杨振宁选择做出成绩再回国是更好的选择,他在国外做出成绩,为世界文明做出贡献,他学成之后回国,有了更大的影响力,能够更大层面的帮助中国。

一位是牛顿,他一手建立了牛顿力学,与莱布尼兹同时发明了微积分,还在光学和天文学有极大的成就。

除此这外,他在国外以及回国后对中国的贡献也很多,这里就不再复述了,反正有些人就是选择性失明的。

4、以八九十岁高龄,还亲自站在教学第一线,给清华本科班的人上物理课。杨振宁这样一个身份的人,给一个大一的学生上物理课,那就相当于爱因斯坦亲自给你上一堂物理课一样,这样的一个教授过程给学生的提升是非常非常巨大的,这种示范力量是无穷的。

有一年,莫伟向时中科院副院长周光召写了一封信,在信里他介绍了当时一些海外华人的情况,他说:“海外华人有很多,这些人对中国不了解,都有私心。莫伟说,据我了解,这些华人科学家里面只有两个人是完全没有私心,只有这两个人一心一意希望中国好,他们就是杨振宁和李政道。莫伟还说,杨振宁和李政道在海外总是关心中国的发展,到处为中国说好话,在一些国际会议上,遇见对中国的攻击,杨振宁和李政道曾经气愤的退场,以示抗议。”

爱因斯坦处于中间C位,名副其实的绝对实力扛把子。

他的某些理论可能要到数十年后才能被人所熟知。

2019年度求是奖颁奖典礼”在清华大学举行,物理学家杨振宁获得2019年度“求是终身成就奖”,奖金三百万元人民币。

邓稼先回国,当然是伟大的爱国科学家。但杨振宁不回国就不爱国吗?

对于他和翁帆的爱情,杨先生曾预言:“三四十年后,大家一定会认为这是罗曼史。”杨先生在科学上是预言家,他的“规范场”理论中的一些预言近年来不断得到科学实验的证实。因而关于自己的人生,他的预言应该也不会错。

2000年,《自然》评选人类千年最伟大的二十位物理学家,杨振宁位列其中。除他之外,其他人都是活在教科书里的人:牛顿,爱因斯坦,麦克斯韦……

杨振宁选择娶谁,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的私生活别人无权去评头论足,其实这种年龄差很大却结婚的例子不少,只不过因为杨振宁的名气太大,他的这些事便会被无限放大;况且他的妻子翁帆家境非常好,本人又是清华毕业的高材生,根本不可能是为了图谋他的什么才嫁给他。杨振宁从这个婚姻里也受益良多,婚后,他在生活上得到了照顾,同时在心灵上不必再承受孤独。

杨振宁也表示宇称不守恒是一个十年内最重要的文章,而杨-米尔斯是一个百年级的文章。

对于这么伟大的一个科学家,不去尊重而去妖魔化,值得我们警惕!

如果说,我们能够统一所有的力,就能真正掌握宇宙的奥秘,控制虫洞、黑洞等等,我们才会不永远被困在地球上,从而真正进入宇宙时代。

上面这张图,就是迄今为止物理界超豪华阵容的索尔维会议,照片中汇集了爱因斯坦、玻尔、洛伦兹、郎之万、普朗克、狄拉克、居里夫人、薛定谔、泡利、德布罗意等各位大牛,被誉为人类史上最聪明的大脑集会。

但事实上,还有一位科学家跟杨振宁合作,做出了更大的发现,却结果无缘于诺贝尔奖。

结束语

中国人能出这样杰出的人物,能够对人类文明做出这样的贡献,难道每个中国人不因此感到骄傲和自豪吗,想到世界上活着的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就在我们中国,这不是莫大的荣幸吗?

3、杨振宁是1971年中美关系缓和之后,第一位回国探访的华裔科学家,为中美建交,人才交流,科技合作作出了一些贡献。后来又分别在香港和美国筹集资金,帮助大批中国学着到美国著名大学深造,这些人后来有多位成为两院院士,其中包括北大校长陈佳洱,复旦校长杨家福,中科大校长谷超豪。

宇称不守恒就是让杨振宁跟李政道获得诺奖的理论。那么,既然杨-米尔斯理论更牛,为什么不能再获一个诺奖呢?

上面这张图也是当今的国际物理会议后的集体合影,与会者都是当今的著名物理学家们,其中有不少在世的大师级人物如盖尔曼,我们看到的是,杨先生在照片中也处于中间C位,这也是绝对实力的象征。

量子电动力学大牛弗里曼.戴森评价杨振宁:他高高地飞翔在诸多小问题构成的热带雨林之上,我们中的绝大多数在这些小问题耗尽了一生的时光。

翁帆对杨振宁的陪伴,并不意味着她是在牺牲自己成全他人,她和杨振宁是互相成就的。翁帆也有自己的事业,近年来一直在攻读清华大学建筑史专业的博士学位,常常踏着梁思成和林徽因的足迹到各地去考察文物古迹,也需要经常写作专业论文。她和杨振宁有共同的爱好,闲时一起读书,唱歌,看电影,一起旅游,但忙的时候,也是各忙各的。

所以,米尔斯没有得,是因为他太低调了。当年他跟杨振宁一起发表杨-米尔斯理论时,杨振宁32岁,米尔斯27岁。两年后,米尔斯成为了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教授。此后,一直默默无闻。

而到了微观世界中,把质子和中子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力则是一种强相互作用,这是目前所知的四种宇宙间基本作用力中最强的。看过大刘科幻小说《三体》的老铁们,想必对书里将人类超级宇宙舰队全歼的那个“水滴”印象深刻,那个“水滴”又叫强相互作用力探测器;而弱相互作用力则是物质产生放射性现象的根本原因。

这就关乎到另一个问题了。大家普遍认为,杨-米尔斯理论中,杨振宁的贡献占绝大部分。

杨振宁先生最广为人知的成就是和李政道共同提出的“宇称不守恒”,并在1957年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那为什么不直接颁给杨振宁或者米尔斯呢?毕竟这是他们最早提出来的啊。

事实上,杨振宁和钱学森关系很好,并且和两弹元勋邓稼先先生也是亲密挚友。他们不仅在学术上有诸多交流,且杨振宁还在生活和工作上对邓稼先有诸多帮助。在邓稼先遭到困难的时候,杨振宁老先生还积极发声坚决支持邓老。

比如爱因斯坦因为光电效应拿了一个诺奖,但这也不是他最牛的发现,他的广义相对论也没有拿到诺奖。

婚姻是否美满,只在于两人自己的感觉,别人是无从判断的。那些凭借自己想当然的理解对杨、翁之恋说三道四的人,实在无聊而可笑。

而杨-米尔斯理论也不是杨振宁唯一除宇称这守恒理论之外可以获奖的发现。

一、科学史上的地位

那杨振宁的成就到底有多高呢?

杨振宁和翁帆的爱情是你情我愿,并没有影响到其他人,到底有什么值得大家批判的呢?他们超越世俗的选择被许多人解读为另有所图,这就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喽。

米尔斯跟杨振宁一起提出了杨-米尔斯理论。这个理论是干什么的呢?

二、为祖国做出的贡献

事实上,杨振宁在国外时,就做过很多事。

对于很多吃瓜群众来讲,毕竟杨振宁为人类所做出的的贡献距离他们太遥远,甚至讲了也听不大明白,自然也不会太关注喽。反倒是饮食男女,八卦新闻这些最能引起兴趣,所以网上充斥着各种恶意攻击杨振宁与翁帆的一些八卦谣言,比如:翁帆的父亲娶了杨振宁的孙女,杨振宁和翁帆的父亲这是什么关系? 当时杨振宁的孙女年仅7岁,何来结婚一说? 人们常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是互联网上的谣言往往是气势汹汹,而大多数不明真相者则在里面扮演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这个话当然没错,论物理学的成就,杨振宁确实比邓稼先高。但是,说这个话很没有意思,甚至是透着坏。

原创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老铁讲故事 (id: sheyingtt) 作者:铁中堂

杨振宁有些激动的表示:“他不必。他到临死,在物理学界对于他的评价,我认为是不公平的。因为规范场这篇文章,很多人会告诉你,是20世纪最后50年理论物理学中最重要的一篇文章。我想俄亥俄州立大学这50年,我可以讲,没有一篇他们的教授的文章比这个文章重要。把所有的文章都加起来,物理、数学、天文、生物都加起来,这也是最重要的,这不是我在这儿吹。可是因为米尔斯的作风,使得他们没有了解到,他应该得到他们所有能够给的荣誉。都应该给他的,而他们没给。”

实际上,杨振宁自己也曾多次在许多场合表示,他取得诺贝尔奖的最大意义,就是帮助克服了中国人觉得自己不如人的心理。

杨振宁说道:他叫米尔斯。他没有。他是1999年过去的。他是一个非常诚恳的人。1984年规范场文章发表30年以后,在北京大学有一个讨论会。在那个前后有人问他,说是米尔斯教授,你们这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当初是怎么写出来的。米尔斯的回答是:“我在里头做了一些贡献,不过主要的发展都是杨振宁的功劳。”

三、晚年的爱情

大家都知道杨振宁跟李政道合作拿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万有引力在我们的宏观宇宙中广泛地起着作用,大到宇宙星系、太阳、地球、月亮等天体的稳定运行,小到动物、植物、微生物等的生活活动,无不受到万有引力的的制约,一句话,没有万有引力,我们熟知的世界就不存在了。

有人曾经问杨振宁,你的合作者为什么没得。

2017年9月,香港中文大学庆祝杨振宁先生95岁诞辰。

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四种力,强力、弱力、电磁力以及引力。而物理学的终极目标就是找到可以解释这四种力的一种理论,就是大统一理论,从而发现上帝创造世界的奥秘。

但是杨振宁先生不一样,杨先生是搞理论物理研究的,他利用美国的科研条件做更高层次的探索,肯定还可以取得更多的成就。但此时若是回国,许多研究项目只能终止,况且他的研究成果在当时的中国国内很难马上发光发热;换句话讲,杨振宁回到中国他也不会造原子弹。而他在美国,利用美国先进的实验室,利用美国更充沛的资金,去研究对人类更有意义的物理学不是一个坏事儿。

杨-米尔斯可以解释这四种力中的三种:强力以及弱力和电磁力。只差引力无法描述。

2000年,《自然》评选了人类过去千年以来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只有20多人上榜,杨振宁先生在这个评选中,名列第18位,并且他还是这个榜单里唯一一个在世的物理学家。

访问者表示,这样对你不是更好吗?

真诚,这就是杨振宁和翁帆爱情的基础。他们彼此真诚相待,已经一起走过了15个年头。

而杨振宁在物理界的地位,国人也并不了解。甚至有不少人以为霍光的物理学成就比杨振宁还高。

在世界科学史上,能与爱因斯坦并驾齐驱的科学家寥寥无几,名副其实的也就两位。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一个人不能拿超一人份的诺奖,杨振宁单独靠杨-米尔斯理论拿诺奖是比较困难了。

记得杨、翁二人曾接受杨澜采访,那天杨澜问杨振宁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如果没有遇到翁帆,你是否仍然会再婚?

那么,在米尔斯活的时候,为什么不发一个呢?

杨振宁没有说漂亮话,他诚实地说:"我这个人不能忍受孤独。如果没有翁帆,我可能也会再婚。"但他接下来话锋一转,说遇到翁帆是自己的幸运,翁帆是最好的,是"上帝送给我的礼物"。

丁肇中先生评价杨振宁:杨振宁是20世纪伟大科学家之一, 当人们回顾20世纪物理发展主要里程碑时马上就想到1.相对论2.量子力学3.杨振宁。

对此,邓老的夫人许鹿希也曾经说过:“他们之间的情义堪比战友和亲兄弟。

杨振宁又说:你如果要我讲的话,是他不必要的太诚实了。他不应该加最后的一句话,说是所有重要的观念都是杨振宁的。我想你知道人有很多种,有的人是他如果对一件事情有30%的贡献,他就跟人讲他有70%的贡献。米尔斯是如果他有70%的贡献,他要讲他只有30%的贡献;假如他有30%的贡献,他就会讲他只有5%的贡献。

我们看到的两块磁铁相互作用,火车开动,电梯升降,甚至煤气灶把水烧开,这些现象究其根本,其实都是电磁力在起着作用。

杨振宁是物理界少见的科研生命非常长的物理学家,他在八十多岁时,还依然在发表论文,有人统计,他起码在十个领域里都有超牛的贡献。

丁肇中在杨振宁70岁生日宴会上曾这样说:提到20世纪的物理学的里程碑,我们首先想到三件事,一是相对论(爱因斯坦),二是量子力学(玻尔),三是规范场(杨振宁)。

为什么要把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呢?无非就是想说邓稼先回国了,杨振宁没回国。

杨振宁是上了物理教科书的,而邓稼先是上了历史教科书,这就是二者的区别。

1994年,富兰克林奖章和鲍威尔奖颁奖典礼上的颁奖词:“这一理论模型已经与牛顿、麦克斯韦、爱因斯坦的成就比肩,并必然将对未来产生可相提并论的影响”。

1972年,弗里兹希和盖尔曼就以杨-米尔斯规范场理论为基础,创立了量子色动力学。电磁相互作用和弱相互作用,强相互作用,构成了粒子物理标准模型。可以这么说,杨-米尔斯规范场理论是整个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骨架理论。

事实上,我们对自己这位中国的顶级物理家了解得太少。现在网上一谈起物理学家,都只知道霍金,而谈起杨振宁,要么是纠结人家的私生活,要么就是把邓稼先拿出来说。

其中电磁相互作用,强相互作用,弱相互作用最终都被统一进了粒子物理标准模型当中,科学家找到了传递这些作用的玻色子,同时也找到了构成物质的费米子

杨振宁是唯一在世的最伟大物理学家,没有之一。

所以,这给中国人带来的精神冲击是突破性的,是中国年轻一代科学人信心的基础性支撑。

澳门新葡亰App 2

我们再来看看杨振宁回国后,都做了哪些贡献。

杨振宁跟李政道一起拿了一个,等于拿了半份。那有没有可能跟米尔斯合拿一个呢?这样再拿半份,等于拿一个完整的诺奖呢?

与他一同登上这个榜单的其他人,全部都是已作古的科学巨匠,包括牛顿,爱因斯坦,麦克斯韦,薛定谔,波尔,海森堡等等……

如果物理的终极是证明1+1等于2,杨振宁证明了1+2等于3。

再次强调一下,2019年是杨振宁先生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62年的日子,62年了,中国人在诺贝尔物理学奖上,还是颗粒无收,我们真诚的希望,在杨振宁的启发培养之下能让中国科学家早日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事实上,这个设想也不会实现了,因为米尔斯已经在1999年去世了。

关于杨先生晚年的爱情故事,老夫少妻,这也是他在国内被黑的最惨的一件事。因为当时没回国的人很多,别人都不被黑,唯独杨先生被黑的特别惨,很大部分应该归功于这条。

这是因为诺奖的原则是,通常一个领域,一个人只能拿一人份的诺奖。

他们住在杨振宁筹资为清华高研院盖的专家公寓楼里,白天上班时间,一人在楼上,一人在楼下,互不干扰。如果有事要通知对方,甚至还通过电话和电邮。

当年杨振宁先生有过回国的念头,但是经过慎重考虑后,他还是选择了继续留在美国搞科研。

如此回答自然是不够"漂亮",但杨振宁的真诚反而赢得人们更多的信任。

他们彼此尊重,这是他们长期保持和谐的基础。

这次的奖励是对杨先生所做贡献的又一次肯定,事实上,杨先生饱受无良媒体的攻击和辱骂,我们欠杨振宁先生一个道歉。

1、用几十年时间让中国理论物理水准达到世界前沿,当然了,中国理论物理达到世界前沿的功劳肯定不能全归杨振宁,但他在这方面也算得上是居功至伟!

杨振宁除了杨-米尔斯规范场理论,宇称不守恒,还有其他杰出的科学成就,比如:杨巴斯特方程,相变理论,他在凝聚态物理学以及统计物理学也颇有建树,在这里就不过多赘述了。正是因为这些成就,使得他足以跻身第二梯队的前列,也被认为是继爱因斯坦之后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

当然后来杨振宁为了研究而选择加入了美国国籍,导致他父亲杨武之老先生为此耿耿于怀,以致于要断绝父子关系的事情,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而在杨振宁先生的成就中,获诺贝尔奖的还不是最厉害的,杨振宁最大的成就是提出了杨-米尔斯规范场理论

还有人说他自私,没有早点回到中国、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帮助美国?拿爱国主义来指责杨振宁,实在是太牵强了。以杨振宁在国际上的名声与地位来讲,根本用不着回国来捡便宜,养老之类的,要知道欧美那些国家抢他都抢不到呢。

还有一个大家可能都熟悉一个小故事,当年邓稼先已经被四人帮所迫害,生活非常悲惨,可能马上就要被抓起来了,正是由于杨振宁的回国,杨振宁指名道姓说要见邓稼先,才让邓稼先从一个非常困难的处境,给拯救回来了,不夸张的讲杨振宁当时的这一举动不啻于拯救邓稼先于水火。后来邓稼先患了癌症,也是杨振宁不断的托人打听国外好的治疗方法,救治邓稼先。

而杨振宁在第二梯队就名列其中,并且他还是第二梯队排位非常靠前的那种,我们就来看看杨振宁先生为什么能排位这么靠前,毕竟这是靠实力说话的。

因为邓稼先和钱学森是做应用物理研究的,他们的研究成果可以直接用于造原子弹、火箭、导弹等,是新中国最最迫切需要的东西。

鉴于大多数读者对物理的了解还停留在牛顿力学时代,提起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则是一脸懵逼,就更不要说粒子物理标准模型了。所以,在这里有必要简单向老铁科普一下,在自然界中,存在的四大相互作用力:万有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

因为在当时的条件下,中国的科研水平和条件都不如别人,可邓稼先却站出来说“中国人自己也可以造原子弹”,与此同时,杨振宁也站出来说,“中国人也可以获得诺贝尔奖”。

这15年,杨振宁和翁帆在一起,自己也感觉年轻了很多。他的身体在翁帆的照料下,也一直非常健康。现在96岁,除了增加了一只拐杖以外,看不出他有什么变化,其实那拐杖并非必要,他借助拐杖是为了走路可以更快。

我们再看另一张图

这三位伟大科学家,都有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凭借着一己之力,在物理学上创建出一套科学理论体系,而那些科学理论体系则都推动着整个人类向前迈进,毫无疑问,他们三位是处于人类科学史上的第一梯队的队伍

2、为清华,复旦,南开等大学拉巨额科研经费,以清华的名义发表SCI论文数十篇,个人捐献600W美元给清华。他是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创始人,汇聚众多国际一流学者,他是南开理论物理研究室的创始人。给中国的大学,特别是给清华拉了多少知名的教授过来。

另外一位就是麦克斯韦,他提出了麦克斯韦方程,将“电”和“磁”统一在了一起,并预言了电磁波的存在。

杨振宁还是最早获得诺贝尔奖的华人 The first Chinese to win the Nobel prize,而且是在1957年,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件事的意义也绝不亚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

为什么呢?咱们还是先从杨先生为人类做出的贡献说起吧。

紧随其后的就是第二梯队了,在这个梯队当中,无一不是开山立派的科学宗师级人物,他们有奠定量子力学的科学家,比如:波尔,普朗克,海森堡,薛定谔,狄拉克等,为创建粒子物理标准模型做出巨大贡献的费米,温伯格,希格斯,还有创立统计物理学的玻尔兹曼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