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App > 体育小说 > 因为之前看过黄湘丽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忧愁》是根据法国作家弗朗索瓦丝·萨冈的同名小说改编

因为之前看过黄湘丽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忧愁》是根据法国作家弗朗索瓦丝·萨冈的同名小说改编
2020-01-04 05:05

背后黑色的羽翼倒映在舞台上

去年底,孟京辉又导了一部独角戏,《你好,忧愁》。主演还是黄湘丽,那个在另一部独角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又唱又跳、时而激烈时而平静地“折腾”两个小时的“精灵”。

图片 1

作为萨冈的处女作,这本书并不长,我在看话剧前的下午读完,带着一丝还不及细想的疑惑和怅然,去感受黄湘丽一个人的情感轰炸。因为之前看过黄湘丽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也是同样的经典改编,她一个人演完全场,所以来之前我是有所期待的,而实际也超出了预期。

由此及彼,爱屋及乌。《你好,忧愁》就这样进入我的视野。

图为戏剧《你好,忧愁》海报。杭州蜂巢剧场提供

一出场黑裙短发怪异站姿和令人嫌厌的口气,就像极了原著里的塞西尔——一个恣意任性的少女,她虽然双手低垂着,但背后黑色的羽翼倒影在舞台上,却莫名的像一个张开双臂向天求索的姿势。

图片 2

杭州7月7日电日前,由导演孟京辉执导的戏剧作品《你好,忧愁》在浙江杭州进行首演。剧坛百变女郎黄湘丽在该剧中挑战100分钟的独角戏,演绎一位乖张、暴戾又不安的17岁少女。

故事并不复杂,18岁的少女塞西尔,她中年丧妻的风流父亲,父亲的情妇艾尔莎,和热爱她父亲追逐而来的安娜,时间是夏天,地点是海滩度假屋。

话剧《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剧照

据悉,话剧《你好,忧愁》是根据法国作家弗朗索瓦丝·萨冈的同名小说改编。小说《你好,忧愁》讲述的是少女塞茜尔生性浪漫不羁,跟同为浪荡子的父亲过着随心所欲的荒唐日子,她还竭力阻挠鳏居多年的父亲雷蒙和其女友安娜的婚事,并设计了一个诡计。但令少女料想不到的是,她苦心经营的计谋,换来的却是人生初次品味的忧愁与迷惘。

而她父亲是个不知情归何处的风流浪子,半年就要换一个女人,如同艾尔莎一样年轻、漂亮、愚蠢的女人。安娜却是不同的,她“太精明,太自尊”,当塞西尔面对艾尔莎时她是自如的,而当她面对安娜时她又是自卑的。

这本书是法国作家弗朗索瓦丝·萨冈的小说集,收录了包括《你好,忧愁》在内的五部代表作,都以爱情为主题。

《你好,忧愁》以最简单、明快的语言表达了法国一代年轻人的心态,其中落拓少女塞茜尔的形象,更成了战后一代“叛逆”的法国青年的代表。而这次改编,导演孟京辉把《你好,忧愁》搬上了中国戏剧舞台,将原著中的法式轻盈和忧愁,用诙谐和怪诞取代,并将主人公复杂的心理活动放大,表达出原著中青春的反叛性和爱的残酷性。

塞西尔自卑中又有渴望被认可的部分,当她看到舞会前穿着月光灰礼服的安娜,希望她注意到自己,又失望于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那时安娜的心全部放在了另一个男人身上,作为一个理智且自持的女人,爱上一个浪子本身就是悲剧。

图片 3

更值得一提的是,黄湘丽已从2013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的“陌生女人”蜕变成了如今野兽般的“小魔鬼”,在舞台上身着一袭黑裙、背着一对黑色翅膀的她,展现出了天真少女的黑白两面。同时,在《你好,忧愁》这部戏中,黄湘丽独自完成了20首歌的作词作曲及编曲工作,并在剧中自弹自唱,将作品的内在音乐诗性和戏剧、舞台相融合。

在话剧中,黄湘丽的表演使这一种渴望具象了,“是你很出色”,“是这条裙子的灰色很出色”,一个人的自语有时胜过人群中的千言万语,一盏孤独的灯光下无力的赞美,具有前所未有的张力。

你好,忧愁

据悉,戏剧《你好,忧愁》于7月6日至9日在杭州蜂巢剧场持续演出。

三个人感情的转折点在舞会将结束时,塞西尔看到躲在车里的安娜和父亲,她因咒骂安娜挨了一耳光,他们在她眼中是“勾引男人的女人”和“勾引女人的男人”,然而这样两个人一夜之后竟然要结婚了,对此塞西尔充满了未知的恐惧,恐惧里又带有小小的希翼。

                             你好,忧愁

《你好,忧愁》是萨冈十八岁时写就的成名作,并且她此后作品的影响力再也无出其右。

少女塞西尔和鳏夫父亲过着自由放荡的生活。十七岁的夏天,父亲带着女儿和情妇到海滨度假。已故母亲的好友安娜随后也来到这里。安娜成熟、理智,很快就赢得了父亲的信任并准备和她结婚。塞西尔怕安娜会用条理秩序和道德来约束自己的生活,就伙同刚认识的男友西里尔和父亲曾经的漂亮但愚蠢的情妇艾尔莎制定了一个计划,逼迫安娜离开。不料安娜在驾车离开时遭遇车祸身亡。意料之外的结局使塞西尔产生了一种陌生的感情,它“以其温柔和烦恼搅得我不得安宁”,“我踌躇良久,为它安上一个名字,一个美丽而庄重的名字:忧愁。”

整部小说弥漫着淡淡的愁绪,名为哀愁,实亦哀愁。十七岁的少女没有母亲,刚刚脱离寄宿学校,和父亲在花天酒地中相依为命,父亲身边频繁更换的女友不能对她有丝毫影响。但当有人来破坏这一切,试图使她不要频繁约会,用心学习哪怕两周以补习不及格的哲学时,少年的单纯和邪恶使她精心策划了一场始料未及的悲剧。自此,父女两人陷入孤独。少女早上醒来时问候的第一声是:“你好,忧愁。”

几杯苦酒,一个耳光

                             某种微笑

《某种微笑》里,女大学生多米尼克认识了男友贝朗特的舅舅、旅行家吕克。吕克“默默无言,神色庄重,稳妥可靠,温柔亲切”的样子吸引了独在巴黎时时陷入孤独的多米尼克。而吕克“当然有些风流韵事,不过,这些事从来也不是认真的。”他“永远也不会像孩子们所说的那样‘当真地’”爱她。他们在戛纳度过了两周快乐假期。多米尼克期望这种快乐可以长久,但吕克却果断结束了她的幻想。贝朗特和舅妈弗朗索瓦丝都知道了这件事。弗朗索瓦丝已经习以为常,贝朗特却离开了。多米尼克重又“寂寂一身,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她将来的生活将是一种由安娜的文雅和机智来巧妙平衡的生活,她将处在这种过去羡慕的生活里,然而她又是不安的,她无法坦然面对改变。

                         一月后,一年后

《一月后,一年后》描绘了一组群像。小说家贝尔纳对若瑟的渴望比对写出一部小说要迫切得多。妻子尼克尔对他的依赖到了害怕的可怜程度,他却后悔娶了她。五十岁的阿兰和法妮夫妇都在竭力向对方掩饰岁月的痕迹。阿兰倾慕于年轻漂亮的渴望成名的贝娅特丽丝。若瑟此时正与年轻的雅克同居,这让贝尔纳烦躁无比。阿兰的侄子爱德华刚刚来到巴黎,就被贝娅特丽丝疯狂吸引,无情被拒后却上了对他温暖有加的法妮的床。剧院导演安德烈借由给贝娅特丽丝他下部戏中的一个角色的机会,不动声色地想把她变成他的情妇。最后,就像贝尔纳对若瑟说的:“有朝一日,你不再爱他了,有朝一日我肯定也不再爱你。我们将重新陷入孤独之中。那时将会有过去了的另外一年……”

有序和无序天生就是矛盾的,当安娜企图管束塞西尔时矛盾爆发了出来,于安娜来说是阻止无知少女行差踏错,于塞西尔来说就是无端绕上的锁链,她已然视安娜如毒蛇。

                       你喜欢勃拉姆斯吗......

三十九岁的宝珥放弃了曾经有过的幸福,现在需要努力工作来养活自己。她有个朝三暮四的男友罗捷,她经常会因为他的食言谎话而孤独痛苦,虽然他不相信她会这样。宝珥正在为一个富婆做客厅的装潢设计,遇到了富婆的儿子、二十五的西蒙。一个周末,罗捷照例让宝珥独守空房。西蒙邀请宝珥看音乐会,问她:“你喜欢勃拉姆斯吗?”这让宝珥除了确信自己对罗捷的爱之外,还渴望同谁聊聊。宝珥和西蒙在一段幸福的时光之后,和罗捷恢复了爱和等待的时光。她和西蒙之间不仅仅是十四岁的年龄差距。

塞西尔计划让她父亲重新爱上艾尔莎,从而达到赶走安娜的目的,计划真蠢,但她一定会成功,因为她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她父亲,耽于享乐厌恶束缚,易被吸引难以持久,安娜倾其所有赌一个男人的真心,最后输的一塌糊涂。

                                狂  乱

《狂乱》是本书最后一部也是最长的一部小说。三十岁的吕茜尔和大她二十岁的夏尔生活在一起。夏尔富有且彬彬有礼,满足吕茜尔的一切,包容她“孤独的惬意”,并让她丧失工作的习惯。同时,三十岁的安托万则在四十五岁的狄安娜的供养下生活。一次上流社会的沙龙上,同岁的吕茜尔和安托万相识并互相吸引。安托万果断离开狄安娜,并要求吕茜尔也离开夏尔和他一起工作生活。他们忽略了彼此仅仅只有身体上的熟悉。吕茜尔无法忍受驾驶定制敞篷跑车飞驰和在雨中挤公共汽车的巨大落差,更无法适应工作环境的琐碎无聊。她偷偷卖了夏尔给她的珍珠项链,换得两个月的悠闲享乐生活。怀孕让一切终于无法忍受。她不敢想象有了孩子之后物质的缺乏和无穷的奔波,安托万却只能给她找不施麻醉就手术且不顾后果的医生。对自己命运的恐惧让吕茜尔重新回到夏尔身边,重新回到孤独。

图片 4

萨冈

“狂乱,是一阵为宣告失败而敲出的隆隆滚动的鼓声。”终究,无论这鼓声有多么强烈,也无法激起吕茜尔和安托万之间哪怕一丝的涟漪。

这五部小说都有着相同的孤独意味。主人公都是孤独的,且时时想去打破这种孤独,结局却殊途同归,都重新回到孤独。在萨冈笔下,孤独才是人生常态。虽然生活有时会呈现出假象。

而当安娜绝望而泪流满面的脸孔出现在面前,塞西尔终于触动了内心深处的灵魂,她发现安娜不过是一个“活生生的,易动感情的人”,而她爱安娜。

明悟和悔疚总在某一刻显得无用,塞西尔无法挽回安娜,她说“你们不需要任何人”,她说“我可怜的小姑娘”,或许安娜早已明白一切,塞西尔只是撕开了一道伤口——你终究不能向一个不爱你的人要求忠贞。

安娜死了,萨冈给予她的结局短促而干脆,她开车驶离别墅的夜晚堕下了悬崖,她死的并不那么好看,塞西尔并没有看到她最后的面容,安娜依然是记忆里的样子,精明而自尊。

但一个女人的自尊又是那么脆弱难以凭恃,当自尊不足以支撑她脆弱的躯体,所谓的坚持不过是落水人手中的浮木,可以救一时,不能救性命。

塞西尔又是自由的了,她爱就爱恨就恨恣意欢笑恣意浪费恣意燃烧自己,她把安娜带给她的情绪归结为“忧愁”,有序输给了无序,温柔输给了放纵。有的人是黑洞,自然吸附任何好的可能,而后忧愁就是挥之不去的情绪。

塞西尔和父亲回到了巴黎,在沉寂了一个月之后又过上了从前那种生活,只是在午夜梦回时,她会想起安娜。她渴望成为安娜,最后却成为了艾尔莎,而她比艾尔莎聪明的部分都将变成她的痛苦。

塞西尔已经死在了那个18岁的夏天,而萨冈是永远年轻的,她是红尘俗世里最干净的存在,她曾在生前给自己写下墓志铭:

“1954年,萨冈以一本菲薄的小说《你好,忧愁》出道,在经历了令人愉快而又草率的一生和一些列作品后,她的消失只是个对自己而言的丑闻。”

不管巴黎的夜晚有多么繁华,情人的轮廓有多么明媚,这始终是塞西尔一个人的故事,一个人的独角戏。

你好,忧愁,那忧愁是少女嘴角隐隐地笑。

那忧愁,是孤独。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