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App > 武侠小说 > 中国科幻作家或许是比世界上其他人都更喜欢科幻的群体,他们自发地翻译热门作品

中国科幻作家或许是比世界上其他人都更喜欢科幻的群体,他们自发地翻译热门作品
2020-05-05 10:00

《三体》日文版

图片 1

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网络文学爆发式成长是一个令人称奇的现象,从最初的业余爱好者自发创作、交流到逐步商业化,进而成为价值急剧上升的热门互联网内容产业,网络文学每年吸引的读者高达2.57亿人次。由网络作品改编而成的影视剧屡创佳绩,以《琅琊榜》等为代表的网络改编作品内容深刻、制作精良,改变了公众对网络文学的认识。

今年7月4日,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日文版在日本上市第一天,首印1万册全部售罄,短短一周时间,加印10次,印刷数量达85000册。

编者按:在《三体》和《北京折叠》陆续被列入世界性大奖的获奖名单后,中国科幻也越来越受到全世界读者的瞩目。上个月,刘宇昆翻译的7位中国科幻作家作品选集《看不见的星球》出版,在Goodreads和亚马逊等网站上都获得了许多读者的关注和好评。

在公众印象里,充满神秘色彩和东方特色的中国网络文学是极其本土化的文学类型,比纯文学更难令国外读者接受。但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国外读者正被中国网络文学所吸引,他们自发地翻译热门作品,讨论情节,交流翻译经验,甚至有人为此专门学起了汉语。

刘慈欣小说在日本的成功不是个案,近年来,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作家与作品正在增加。科幻文学、谍战小说、网络小说等类型文学在国外读者中影响力日益增强;除欧美英语世界外,亚洲、东欧各国对中国文学的接受也令人欣喜。随着中外文学交流愈加频繁与深入,了解中国文学在海外的传播与接受情况,对中国文学更好地“走出去”至关重要。

那么,在外国媒体眼中,中国科幻到底有什么特点,他们对此又有什么看法?我们选取了其中一些评论,也欢迎大家给我们留言参与讨论。

外国网友迷上中国网文

类型小说可圈可点

中国科幻小说,才是科幻小说的未来

自发翻译网站多达上百

今年3月,《中国文学海外发展报告》发布,对近年来中国文学海外传播情况进行了调研。《报告》主编、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姚建彬介绍说:“不少国家对中国文学的关注,除了继续聚焦于传统的纯文学作品外,还将感知触角延伸到了中国当代的武侠小说、悬疑小说、推理小说、盗墓小说和各种当红的网络小说。”类型小说的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科幻文学、网络文学、谍战小说等文学新门类正成为海外读者了解中国文学的窗口。

作者Ryan Britt

“武侠世界(www.wuxiaworld.com)”是目前英文世界最大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内容以玄幻、武侠、仙侠为主。截至今年11月,“武侠世界”在全世界网站点击率排行榜上竟然排到了第1536名,日均页面访问量达362万次。读者来自全球近百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来自美国的读者占了近1/3,其余大都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加拿大和德国。到2016年6月底,武侠世界上已拥有两部翻译完毕的中国长篇网络小说——我吃西红柿的《盘龙》和《星辰变》,以及正在翻译之中的18部中国网络小说。

“科幻文学已经成为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新名片。”姚建彬说。科幻文学不仅通过翻译渠道走了出去,更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走进去”。通过获国际奖项情况、国外图书馆馆藏量、图书销售量、书评及论文研究情况等指标可以看出,以《三体》为代表的中国科幻文学海外传播力与认可度逐渐提升。

译|苏小七

类似的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个人网站如今已有上百家之多,虽然大部分没有能长期坚持翻译和更新,但也有“后起之秀”,例如规模仅次于武侠世界的Gravity Tales。在2016年6月24日,Gravity Tales的总点击量超过了2.5亿,更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武侠世界里清一色的玄幻和仙侠小说,Gravity Tales上的小说类型更加丰富,正在翻译的14部中国网络小说里,既有仙侠小说的代表作之一《凡人修仙传》,也有近来大火的都市娱乐小说《我真是大明星》,以及蝴蝶蓝的网游小说《全职高手》。值得一提的是,虽然Gravity Tales仍以英语翻译为主,但也开始出现其他语言的翻译版本。

2016年,由美国托尔出版、英国宙斯之首再版的《看不见的星球:中国当代科幻小说选集》和宙斯之首再版的《流浪地球》等小说集收录了刘慈欣、陈楸帆、程婧波、夏笳等人的作品。2016年2月,《克拉克世界年刊:8》收录了程婧波的《萤火虫之墓》和夏笳的《2044年春节旧事》;2016年7月,《年度最佳科幻小说和幻想小说:2016》收录了宝树的作品。外国出版社、杂志社和文学网站对中国科幻作品持续关注。

中国科幻作家或许是比世界上其他人都更喜欢科幻的群体,在将来,他们可能会呈现出世界一流的水准。在刘慈欣的小说《三体》获奖后,这个观点越来越为西方读者所接受。

在武侠世界网站的论坛里,一位外国网友说:“我最喜欢仙侠的地方就是,虽然它蛮浅薄的,但也很积极。我以前是看日本动画漫画还有轻小说的,现在能看到仙侠里这种持续前进的故事还有强大的主角,简直就像一个快要淹死的人终于能够呼吸一口气了一样。”

网络文学在海外人气也很高。中国网络文学作家有不少韩国知音。2015至2016年,随着《琅琊榜》《花千骨》《云中歌》《那片星空,那片海》等中国网络小说在韩国受到广泛欢迎,韩国《亚洲经济》一篇题为《3亿3千万人被深深迷倒,中国网络小说引起市场大爆发》的文章指出,“中国网络小说现已延伸到全世界,成为外国人了解中国文化与中文的窗口。”该报另一篇报道《中国网络文学成为世界主流》一文更是对中国网络文学给予高度评价,认为“中国网络文学正在向海外输出,在俄罗斯、美国、加拿大、英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地都有狂热的粉丝团”。

想要快速了解中国科幻小说的话,阅读最近刘宇昆的翻译中国科幻小说英文版选集《看不见的星球》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本合集收录了七位中国科幻作家的作品,文末还有三篇刘宇昆关于中国科幻的论文。

武侠世界网站站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与西方作品相比,中国玄幻、仙侠类小说基于深厚的中国文化、历史和神话构造出广阔天地,具有中国特色的五行等概念对第一次接触的西方网友而言,非常有新鲜感。

中国传媒大学外国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孙鹤云研究发现:“韩国读者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反馈非常积极,年轻读者发现了一个可以无负担对接的中国文学新类型。”通过观察韩国YES24网站的会员留言,孙鹤云发现,《步步惊心》《琅琊榜》《花千骨》等小说令韩国读者着迷。

刘慈欣在英文版《三体》自序里写道:“中国科幻小说的市场让人感到彷徨和焦虑,科幻小说作为类型小说的一种却长期被边缘化,导致它的读者群还很是小众。”刘宇昆则指出,在2006年之前,中国的科幻小说大都坚持着一种很严格的现实主义:“在以前,科幻作者们都在努力地吸引普通读者来阅读,很多人放弃了‘坎贝尔科幻原教旨主义’,加入了很多很现实主义的东西来吸引读者。”

近年来,许多在中国有影响的网络文学作品都陆续被译介到外国。韩国Paran Media出版社自2012年起,相继购买了网络作家桐华《步步惊心》和《大漠谣》《云中歌》3部作品的韩文版权,《步步惊心》韩文版在韩国相当畅销。

麦家谍战小说在国外的成功曾在海外掀起了一股“麦旋风”。“相比纯文学作品,国外出版社对偏通俗文学的谍战小说出手迅速,这类作品为当下文学增添了新元素,丰富了海外认识、了解中国的途径。”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姜智芹在研究中指出。

图片 2

据媒体报道,国内知名网络文学网站晋江文学城网站每天就有一部网络文学作品被签下海外版权。该网站自2011年签订了第一份越南文版权合同以来,至今已向越南输出200多部作品的版权。2012年,晋江文学城网络小说《仙侠奇缘之花千骨》泰文版权合同签订,2013年该书在泰国一经上市便被抢购一空。2014年在泰国书展上,泰国版“花千骨”成为吸引泰国青少年的主力书籍。晋江文学城已同20余家越南出版社、2家泰国出版社、1家日本合作方开展合作。通过晋江代理出版的中文图书,发行地已囊括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越南、泰国、新加坡等地;日本、美国也表现出对晋江版书籍极大的兴趣。17K小说网与泰国方面签署了酒徒的小说《家园》的泰文版权合同。

《解密》的火热也带动了海外读者对中国谍战小说的关注,陈浩基、陈紫金、刚雪印、秦明、松鹰等人的作品被翻译到海外,中国谍战小说的影响力不容忽视。

▲ 《三体3:死神永生》的英文版封面

“中国网络文学是继金庸的武侠小说、琼瑶的言情小说之后,在东南亚地区的第三波文学阅读热潮。”中国文化走出去效果评估中心执行主任何明星长期关注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据他统计,2009年至2013年,越南翻译出版了841种中国图书,差不多3天就有一本中国图书被翻译成为越南文出版。其中,中国网络文学代表作,几乎差不多都被翻译成越南语出版。如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蔡骏的《诅咒》系列、《荒村公寓》系列,黄易的《寻秦记》、《大唐双龙传》系列等;言情类的代表作家明晓溪、步非烟、饶雪漫、青衫落拓等等近百位中国网络作家都有越南语译本。

不过,这并非中国所独有的问题,对普通读者来说,科幻小说就应该出现令人信服的科学知识。如果作者们在小说里,设想一个在普通人看来完全没法做到的东西,很多人大概会怒骂“去你的!”

何明星指出,理论上在世界各地,凡是能够阅读中文的读者都能够通过登录中国大陆文学网站进行阅读。全世界使用中文的人群除中国大陆外,还广泛分布在东亚、东南亚等亚洲周边国家,在美国、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长期生活的海外华裔群体,也是网络文学最为忠实的粉丝。“这就意味着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需求是巨大的,这是走出去的基础。”何明星说。

图片 3

中国文学网站布局海外

▲ 刘宇昆

版权输出剧增

虽然刘宇昆以翻译《三体》而闻名,但他可不是只关注三体,在翻译了40篇中国科幻作家的作品后,刘宇昆编了这本《看不见的星球》选集,一共收录七位中国科幻作家的作品。

一向商业嗅觉灵敏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国内知名文学网站、上市公司中文在线今年专门在美国旧金山和欧洲设立了分公司,总经理人选已经就位。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对记者说,海外读者约占中文在线读者总数的5%到10%,虽然来自海外的收益目前还很小,但增速很快。“我们注意到,海外读者非常喜欢看中国网络小说,我们和当地一家文学网站合作,授权他们使用我们的作品,点击率都是当地最高的。这说明中国网络小说有普适性,不仅仅中国读者爱看,也一样可以吸引国外读者。我们目前的想法是不仅仅要把付费阅读这种模式搬到海外去,还要直接在当地设立平台,吸引国外的作者在上面创作。”童之磊说。

图片 4

11月18日,国内另一家知名网络文学企业掌阅科技与韩国英泰在北京正式签约,英泰旗下4000多册韩文数字图书授权掌阅韩国销售。掌阅科技创始人张凌云对记者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竞争极其激烈,经过中国市场洗礼的文学网站竞争优势明显,不但内容有优势,技术也先进。他说:“中国的互联网文化企业应该加快走出去,灿烂的中华文化加一流的技术让我们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竞争力。”

《看不见的星球》里所收录的作品:

据介绍,自2015年7月掌阅推出面向海外读者的阅读器iReader以来,在全球60多个国家里,掌阅iReader都在阅读类APP销售榜位居前列。目前掌阅手机客户端可向海外用户提供30万册中文内容,5万册英文内容及数万册的韩文和俄文内容。“实践证明,文化走出去,‘卖出去’要比‘送出去’效果好得多,”张凌云说,前段时间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微微一笑很倾城》在海外热映,掌阅同名原版书的销量也非常大,获得了影响力和收入的双丰收。

刘慈欣:《圆》、《赡养上帝》

阅文集团副总裁侯庆辰今年4月在出席网络文学保护论坛时对记者表示,阅文集团非常重视海外推广。从最早的推出台湾地区繁体的版权,到今天已遍布越南、泰国、日本、韩国等国家,阅文旗下的热门作品《斗破苍穹》《斗罗大陆》《鬼吹灯》《药窕淑女》等都曾在当地畅销一时。《灵界山》的版权输出日本,由日本公司拍摄成动画片,“以前大家看日本动漫,我们现在反向输出版权,网络作品应该更多走出去。”

陳楸帆:《鼠年》、《丽江的鱼儿们》、《沙嘴之花》

何明星认为,与纯文学相比,我国网络文学的题材更加丰富、类型更加多样、阅读体验更具娱乐性,这些是纯文学所无法比拟的。“中国网络文学具有巨大的创作活力和文学欣赏的多样性,能够在不同国家、地区找到读者群。这是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的先天优势。”何明星说。

夏笳:《百鬼夜行街》、《童童的夏天》、《龙马夜行》

加大版权保护力度

马伯庸:《寂静之城》

打造中国式“好莱坞”

郝景芳:《看不见的星球》、《北京折叠》

中文在线2012年以侵犯著作权将苹果公司告上法庭,今年年初胜诉。“网络文学走出去一个障碍就是盗版问题。以前外国总说我们盗他们的版,现在是他们盗我们的版。在苹果的App Store里现在还有很多我们的作品可以免费下载。”童之磊说,网络文学的市场价值越来越大,以前仅仅是作品本身付费阅读的损失,现在一个作品可能涉及游戏、电影、电视剧等一连串产品,一旦被盗版,损失巨大。“可以说,国外网友自发翻译的几乎都没有得到我们的授权,当然他们喜爱中国网络文学,我们是乐见其成。但‘先授权、后使用’是国际规则,我们现在也在和他们沟通,给他们授权,力争让他们从灰色地带变成合法的。”

糖匪:《黄色故事》

据何明星统计,在越南翻译出版的841种书目中,除部分知名作品外,相当一部分是没有经过中国各大文学网站授权的盗版作品。越南现在有上万家出版社,急需内容资源,一些出版机构雇佣在华越南留学生和广西、云南等省份的一些中国人,直接从中国各大文学网站获取出版资源,翻译、改编、改写成为适宜越南读者阅读的长度后,以中国作者的名义出版发行。

程婧波:《萤火虫之墓》

2015年1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开展对外交流,推动‘走出去’”。鼓励网络文学作品积极进入国际市场;支持有条件的网络文学企业通过海外并购、联合经营、设立分支机构等方式开拓海外市场,加大对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对外贸易、版权输出、合作出版传播渠道的拓展扶持力度;鼓励以技术、标准、产品、品牌、知识产权等自身优势和特点参与国际竞争。

“雪霁鸟消失在南方天空的这一天,我们与一千三百零一颗陨石擦身而过,穿越了死神花园的围栏——盛夏之门。”这是程婧波在《萤火虫之墓》里描写的未来场景。而在夏笳的《龙马夜行》里,在模糊的未来反乌托邦世界里,有着感情的机械生物“龙马”在游历中追寻着自我存在的意义。这两篇科幻小说里所呈现的内容,与西方主导的审美不同,给外国读者们带来了全新的感受。

中国网络文学已形成了从培养作者、付费阅读到产品开发的一整套成熟的运作模式,何明星说:“中国网络文学的这种模式,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文学大众化的发展模式,与美国好莱坞初期拓展世界市场具有一定相似性,如果加以适当引导,使其从纯粹的娱乐化进一步提升,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对于增强中华文化的世界影响力是有积极意义的。”

不管怎样,《看不见的星球》对于真正的科幻小说粉丝来说,是一个信号:硬科幻并不是这个类型小说的唯一未来,从20世纪就开始流行的,与文学关系密切的新浪潮也不是。这本包含了许多类型的选集回归到了科幻小说的本质:在生活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这里皆有可能。

本文编译自:

诗意而悲情的中国科幻小说:《看不见的星球》

**作者Rachel Cordasco**

译|苏小七

刘慈欣、陳楸帆、夏笳、马伯庸、郝景芳、糖匪、程婧波,如果你是著名在线科幻杂志《Clarkesworld》的忠实读者,或是常常浏览幻想小说出版网站Tor,就能看到很多中国科幻小说与科幻评论。而刘宇昆正是为中国科幻走向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

图片 5

▲著名在线科幻小说杂志《Clarkesworld》

这本选集收录的作品风格多样。除了硬科幻,还有现实主义的陈楸帆、写“稀饭科幻”的夏笳,作品里夹杂着很多政治隐喻的马伯庸,善于应用超现实主义映像的糖匪,作品画面感强烈的程婧波,童话和现实社会题材都能驾驭的郝景芳,以及大家都很熟悉的刘慈欣,在小说里对科学做出了宏伟的想象。

值得一提的是,七位作家里有四位是女性。这也反映了近年来女性作者在科幻小说里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图片 6

▲ 作者:Yeji Yun

中国的历史、快速发展的经济和社会变革对中国科幻作者们有很大的影响,也体现在了他们的作品里。但科幻小说不只是关于太空战斗和机器人,科幻作者们还对这个世界做出了更深远的思考,比如夏笳和刘慈欣的小说还讨论了老年人的赡养和照顾问题(《赡养上帝》、《童童的夏天》)。世代之间的的冲突摩擦在当今社会不可避免,我们都会老去,终有一天要面对这些挑战。权力的影响、城市空间缩小、技术带来的革新和威胁等等,涉及到不同的地区和社会阶层,有很多值得我们探讨的东西。而这些都是中国科幻小说里独有的,与西方科幻不同的东西。

本文编译自:

**关键词:#中国科幻# #刘宇昆#  #看不见的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