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App > 悬疑小说 > 宁夏出了个张贤亮,张贤亮曾坦白承认自身是友好邻邦女小说家首富

宁夏出了个张贤亮,张贤亮曾坦白承认自身是友好邻邦女小说家首富
2020-04-30 10:52

9月27日,作家张贤亮因病医治无效在银川去世,享年78岁。

图片 1

著名作家张贤亮因病去世 多部作品被搬上荧幕 say 2014-09-28 09:36:08来源:网易娱乐

张贤亮之于当代文学的意义,无需赘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降,他的名作为几代人所熟知和感慨。文本自有文本的意义,但张贤亮的作品更让人获得了文学启蒙、思想启蒙乃至性启蒙。它是当代中国第一个写性的,第一个写饥饿的,第一个写城市改革的,第一个写劳改队的……从《绿化树》中描写的饥饿到《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中的性描写……张贤亮的文学创作确实频闯禁区。

(图注:作家张贤亮)

张贤亮(资料图)

作家乃至着名作家,这个标签绝不能涵盖张贤亮的身份。张贤亮曾坦承自己是中国作家首富,在作家安贫乐道、耻辱谈钱的年代,如此坦言是一种勇气。此后,有人操作中国作家富豪榜,便不觉得尴尬,作家也有权利追求金钱。张贤亮并非为富不仁的人,他热心慈善,累计捐款高达几千万元,至死未停止捐款,他认为,“要把慈善当成文化来做,必须要养成社会上一种文化生态”。

南都讯著名作家张贤亮因病医治无效于9月27日去世,享年78岁。张贤亮1936年12月生于江苏南京,祖籍江苏盱眙。其代表作有《灵与肉》《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其作品被译成30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发行,在国际上有广泛影响。上世纪90年代张贤亮在宁夏创办镇北堡西部影城并获得巨大成功,曾是《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等作品拍摄基地。

新京报9月28日报道 昨日,著名作家张贤亮因病医治无效在银川去世,享年78岁。

张贤亮是成功商人,宁夏西部影视城是他得意的作品。为了创办影视城,他拿出手头78万元的外文版税,可谓倾力为之。相比于文学作品,这个作品一度难产,不过最终瓜熟蒂落,名满中国。值得一提的是,影视城诞生于1993年,用张贤亮的话说就是“适逢其会”。感谢改革开放的年代,这是市场活力之动力。一年有50万人来他的影城消费,对社会的贡献不比有50万人读他的书少。这种境界,非一般作家所有;这种贡献,也非一般作家所有。

张贤亮的病逝令外界颇感突然。就在8月19日,由宁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宁夏文联主办的首届《朔方》文学奖颁奖典礼中,张贤亮获特别贡献奖。评委会的颁奖词是:宁夏出了个张贤亮。从《四封信》到《邢老汉和狗的故事》,再到《灵与肉》,正是从《朔方》出发,张贤亮走上腾飞之路,不仅奠定了自己在当代中国文坛的坚实地位,而且成为享誉世界的作家。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宁夏文学有了跨越式的发展,也使《朔方》有了较高的知名度,成为一份备受关注的文学期刊。

记者昨日第一时间联系了张贤亮的助理马红英。她透露,张贤亮是9月27日下午两点左右因病猝然离世的,去世前他的儿子一直陪在身边。具体是因什么病去世的,她说不方便透露,只说张贤亮之前身体一直很硬朗,得病后治疗了一年。

张贤亮承认是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正因为如此,他说,要和改革开放同命运共呼吸,“我要极力保护我自己的权益。保卫自己利益最根本的方法,一个要使全体中国人民都成为改革开放的受益者,第二个要使改革开放以后建立起来的制度不断完善。”这不是标榜,1997年,他发表了长达20万字的政论散文《小说中国》,提出“劳者有其资”、私有财产社会化等论点。有报道称,这为我国承认私有财产的合法性,在宪法中明确规定私有财产受到法律保护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应该说,物权法的颁布实施,应有张贤亮一功。

知名编剧鹦鹉史航昨晚9点左右在新浪微博写道:张贤亮去世了!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食色性也,都是被他启蒙不少,从《早安,朋友》到《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但印象最深的还是《绿化树》,那里的饥饿与最终找到的食物,糨糊变贴饼子,像《伊万丹尼索维奇的一天》。汪曾祺真是写家常美味,张贤亮则是写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品。

马红英介绍,当日,宁夏宣传部已经临时成立宣传委员会,用以组织报道关于张贤亮去世的相关事宜,张贤亮的追悼会将于9月30日在银川举行。

张贤亮是复杂的,也在不同时期受过不少争议。对这个看《阿甘正传》就会哭的人,这个“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不遮不掩”的性情中人,必须考虑他性格的立体、人生的丰富,他说“我好像从来就没有成熟过,也没有老过,也没有幼稚过。什么青春期,什么中年危机,这些词对我来说都很陌生”。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寻找文学史之外的张贤亮,他在其他领域的价值同样需要重估,而不是忽略或削弱。

张贤亮病逝的消息传出后,有媒体联系到其助理马红英。据其透露,张贤亮是9月27日下午2点左右因病猝然离世,已经治疗一年,但张贤亮去世前身体状况一直不错,没想到走得这么突然。马红英介绍,张贤亮的追悼会将于9月30日在银川举行。

对于他的猝然离世,27日晚间,包括导演陆川、知名编剧史航、演员六小龄童、主持人崔永元等在内的各路网友都在微博上表达对这位被誉为宁夏文化名片的知名作家的哀思。

生平(1936-2014)中国新时期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

■ 简介

张贤亮被誉为宁夏的一张文化名片,因其大部分作品都在宁夏完成。其实,张贤亮既非在宁夏出生,也不在宁夏长大。

张贤亮

张贤亮1936年生于南京,父亲曾留学美国,后在国民政府里担任要职。1954年,18岁的张贤亮从北京一所高中肄业,前往宁夏贺兰县插队,在贺兰县的黄河岸边落户。凭借良好的文化基础,张贤亮不久就担任了学校教员。但没过多久,他便因在文学刊物《延河》上发表诗歌《大风歌》而被打成右派。此后,张贤亮被安排在西湖农场、南梁农场等地劳动改造,接受劳改、管制、监禁达22年。其间,张贤亮曾外逃流浪,1979年9月获平反。

1936年12月生于南京,祖籍江苏盱眙,1955年后定居宁夏,曾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文联主席。

张贤亮的主要文学作品是从改革开放后的伤痕文学开始,直到上世纪末的创作时期。

1957年在反右运动中因发表诗歌《大风歌》被划为右派分子,押送农场劳动改造长达22年。

1979年,当时宁夏的文学刊物《宁夏文艺》(《朔方》杂志的前身)还是双月刊,那一整年接连发表了张贤亮的4篇小说,每一篇都不同凡响,《吉普赛人》《邢老汉和狗的故事》《在这样的春天里》,令人印象深刻。张贤亮当时只是锋芒初露。很快,他的作品在《当代》《十月》《收获》等重点文学刊物上频频亮相,几乎篇篇都有不小的知名度。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文坛,张贤亮率先突破了若干禁区,例如描写性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此外,张贤亮的长篇文学性政论随笔《小说中国》,散文集《飞越欧罗巴》《边缘小品》《小说编余》《中国文人的另一种思路》等也都备受瞩目。

1979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平反恢复名誉,重新执笔后创作小说、散文、评论、电影剧本,成为中国当代重要作家之一。

对于张贤亮的作品,很早就存在争议,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张贤亮在文革结束后开启反思文学,是对反右运动造成的右派分子生活进行文学描写的最重要的作家。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青年报》曾就张贤亮的中篇小说《绿化树》展开了长达数月的讨论,各种评论针锋相对。紧接着,他的长篇小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也引起广泛关注。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甚至成为一句流行语。如此密切关注一个作家的创作,在那个时期并不多见。

他的代表作有短篇小说《灵与肉》、中篇小说《绿化树》、长篇小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都为人熟知,更有《黑炮事件》、《牧马人》等九部改编自其作品的电影。而他创办的银川镇北堡西部影城曾是《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等作品的拍摄基地,这也是中国西部最重要的影视基地之一。

张贤亮的有些小说曾被人误读。他的《早安,朋友》因为写了中学生的早恋和性觉醒,甚至一度遭到封杀。2010年,他创作的《一亿六》也是毁誉参半。

■ 评价

张贤亮曾三次获得全国优秀小说奖,多次获得全国性文学刊物奖。他的小说有9部被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作品被译成30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发行。这样的文学成就,在全国作家中也属罕见,张贤亮成为中国新时期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正因为如此,高等院校的当代文学教材中为他单设了章节。

何立伟:他是敢干、敢想、敢赌的男子汉

《朔方》杂志常务副总编、作家漠月对张贤亮的文学成就给予了这样的评价,他是挺立潮头、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并且善于用文学形式表达思想、观点的作家,其作品具有时代性、思想性、前瞻性和预见性。

得知张贤亮去世的消息后,记者昨日第一时间电话连线了张贤亮生前的好友、作家何立伟。他对于张贤亮的猝然离世表示毫不知情,震惊得久久回不过神来。

宁夏文联原副主席冯剑华则称赞张贤亮:自觉超越苦难的历程,在真理的天堂里寻找并试图解答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他的小说体现了一个人道主义作家高尚的情怀、社会责任感和道德良心。

谈创作:张贤亮的作品忠实于自己内心

张贤亮的成功,并不限于文学创作上。1988年,张艺谋执导的电影《红高粱》斩获国际大奖,其主要外景地银川西郊的镇北堡也逐渐进入人们视线。同年,张贤亮创办宁夏华夏西部影视城公司,担任董事长。如今公司所属的镇北堡西部影城已迅速发展成为中国西部最著名的影视城。

何立伟介绍,他和张贤亮早在1986年就已经相识,那时候他们经常去辽宁参加作家笔会。老张是个率直又真实的人。何立伟回忆,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不遮不掩。

媒体记忆:曾接受专访谈从作家到商人

何立伟最赞赏的是张贤亮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的一些作品,比如《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问:你43岁才出牢房,没有钱,没有老婆,没有关系,那会儿怎么走第一步?就想着出来就要写小说吗?

他称,张贤亮作为一个很有生活阅历的人,他年轻时受过很多磨难,有过很多悲惨的经历,他的小说和他的生活关系紧密,他写的都是自己的经历,尽管人物情节有虚构,但是里面满满的都是生活的质感,他对生活的感受和领悟,都通过小说表达出来了。他的小说都是忠实于他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他不写那种虚伪的、矫情的东西,所以他的作品有很大的自传性。

答:没有。年龄有不饶人的地方,特别是体力劳动。我20多岁当然不说了,我第二次出劳改队,1968年,32岁,那时候粮食基本上可以饱腹了。你不知道我劳动力有多强,背8袋洋面,每一袋50斤,而且是上三层楼的跳台。我挖渠挖沟总是第一个完成。那时候我的确膀大腰圆,因为我什么都吃,人在特别饥饿时,吸收营养的能力特别强,吃草都能够胖起来。但是,到了40岁,我明显感觉到我干不过20多岁的人了。40岁时是1976年,我还没出来呢,可是毛泽东去世了,我就知道中国要改变了。

忆往事:他是个满怀柔情的真绅士

问:整个1980年代你都很顺,作品也很有影响。后来1990年代为什么不怎么写了?

何立伟回忆,张贤亮和当年那些反右派的老作家像是王蒙、高晓声、邓友梅等,关系都很好。前年,张何两人还曾在北京见面,那会儿他身体好得很哪,我们都笑称他是个老小伙子,说话中气很足。何立伟介绍,他的话很多,一开口就刹不住车,说话时声情并茂,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完全就是一个中年人的状态。

答:1980年代,(政府)对文化艺术的宽容度逐渐放开。但后来,我已经看到,文化艺术上的自由逐渐(收紧)。文学这条路如果继续追求下去的话,不行,因为你要发表啊。我的小说触到社会的痛点,以后再不敢触了。

除了写文章,何立伟觉得张贤亮还是一个很有胆魄的男人。他当年就像一个赌徒一样,把他所有的稿费全部投入西部影视基地,后来做成了中国最早的影视城之一。他是一个真正的汉子,但也有柔情的一面。这么多年过去了,张贤亮的柔情优雅的一面依然在何立伟脑海中徘徊。

问: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还有什么事业比文学更高级?

我很清楚地记得,有一年在大连金石滩办笔会,他带着他的外甥女去,他都风度翩翩得像个绅士,对小女孩特别关心。何立伟说,张贤亮就是一个风流倜傥又派头十足的绅士。他有男子汉的一面:敢干、敢想、敢赌。我很佩服他这一点。

答:商业。那时候我已经强烈感觉到,文学收紧,经济放宽。当时一阵风,下海的也多。陆文夫下海了,周梅森也下海了。我再写下去,不过也是重复《习惯死亡》,不可能再深入一步。但下海,就更宽阔了。我逐渐地寻觅,等待一个好时机。正好小平南巡讲话,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吗。而且更好的一个时机,就是号召干部寻找第二职业,机关创办第三产业,我又是文联主席,好像必须要办第三产业。

著名作家王安忆昨日谈及张贤亮时称,他是前辈,我们都很尊敬他。对于他的作品,王安忆觉得张贤亮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作品写得很好,我觉得他是那个年代最好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我最喜欢的是《河的子孙》。

镇北堡这个地方是我发现的,1981年我就介绍给张军钊去拍《一个和八个》,后来又拍我自己(编剧)的电影《牧马人》。在我成立影视城之前,这里已经拍了6部电影,李连杰都来过。正好我一下海,赶上全国都搞影视城。

@鹦鹉史航:张贤亮去世了!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食色性也,都是被他启蒙不少,从《早安朋友》到《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但印象最深的还是《绿化树》,那里的饥饿与最终找到的食物,糨糊变贴饼子,像《伊万丹尼索维奇的一天》。汪曾祺真是写家常美味,张贤亮则是写饥饿最好的调味品。

问:你羡慕什么人吗?

@陆川:这个时代我最喜爱的文学大家之一。《灵与肉》《绿化树》等震撼人心的作品肯定会载入中国文学的史册。

答:我羡慕007,打遍天下无敌手。谢晋曾经要在他的电影里给我安排个角色,我说我不演,我要演就演007。当时还有个著名的女演员在旁边,她说还真是,你是全中国最适合演007的人。

@崔永元:文革中,他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为了活着,他受尽了屈辱。文革结束,他拿起笔以小说的方式开始了对那些荒唐岁月的回忆与反思。张贤亮先生,天堂中没有流氓,您可以放声歌唱。

我现在就是活到老,玩到老。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也很感恩。我对影视城是平常心,上亿的现金在银行里,也不想做大或者做投资。我对子女也是平常心,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别跟李双江的儿子那样给我惹麻烦就行了。我一直在玩,这个影视城就是我玩出来的。摘自《经济观察报》专访张贤亮文章《性、政治和权力》

@六小龄童:刚结束了在南昌大学的讲演就得知著名文学家张贤亮因病医治无效去世的消息,作为父亲的至交、我的贤亮叔叔永远离开了我们,深感震惊与悲痛,我还保存着您给我的题字子承父业出神入化,两代猴王永世佳话,谢晋导演的电影《牧马人》改编自您的代表作《灵与肉》,愿您一路走好。

代表作品

短篇小说:《灵与肉》《邢老汉和狗的故事》《肖尔布拉克》《初吻》等

中篇小说:《河的子孙》《龙种》《土牢情话》《无法苏醒》《早安,朋友》《浪漫的黑炮》《绿化树》《青春期》《一亿六》等

长篇小说:《男人的风格》《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我的菩提树》《习惯死亡》,以及长篇文学性政论随笔《小说中国》

散文集:《飞越欧罗巴》《边缘小品》《小说编余》《追求智慧》《中国文人的另一种思路》等

9部小说改编成影视剧:《牧马人》《黑炮事件》《肖尔布拉克》《龙种》《异想天开》《我们是世界》《男人的风格》《老人与狗》《河的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