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App > 悬疑小说 > 通过喜天影视的这份公开转让说明书,喜天影视是一家以艺人经纪

通过喜天影视的这份公开转让说明书,喜天影视是一家以艺人经纪
2020-05-05 12:40

有复逸文化、光线、华策三家大公司背书,旗下集齐吴秀波、张天爱、王千源等明星的上海喜天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终于打算登陆资本市场了。近日,喜天影视申请新三板挂牌,并提交公开转让说明书。

先后获得光线、华策的投资后,喜天影视正式走到了资本台前。近日,喜天影视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披露公开转让说明书,正式向挂牌新三板发起冲刺。而在喜天影视的股东榜中,既有演员吴秀波以原始股东身份直接持股2%,也有张歆艺等艺人间接参股。

做艺人经纪到底能多赚钱?近年来,作为中国娱乐行业的稀缺资源,艺人,尤其是一线艺人片酬动辄几千万,代言接连不断,利益空间的想象极大。对于综合性影视娱乐公司来说,艺人经纪更是抢夺产业链上游资源、增加话语权的关键。

很长一段时间里,经纪公司都是中国文娱行业的神秘参与者,我们知道它对行业而言不可或缺,却很难完整拼凑起它们的运行和发展轨迹。通过喜天影视的这份公开转让说明书,我们终于可以一窥这家经纪公司的商业模式。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上海喜天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法定代表人为周萌。截至今年7月底,喜天影视的总资产为2.1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49%。历史经营数据显示,喜天影视2014年、2015年、2016年1至7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64.15万元、2477.24万元、5135.06万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468.59万元、1703.9万元、2212.94万元。

事实如此吗?根据公开的财报,华晨宇一年为天娱挣了9000多万,嘉行传媒艺人经纪营收达到2亿多,开心麻花话剧演员的价值开发让艺人经纪收入达到9304万,王京花的星河文化在被北京文化收购后,去年净利润过亿,四年净利润超过3亿……

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喜天影视现在的主要股东为周萌、复逸文化、光线、华策,其中复逸文化为复星集团关联企业,它与光线、华策一起,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了对喜天影视的投资。根据光线在3月份发布的公告,光线以8000万元获取喜天影视10%的股份,据此推算,在今年年初,喜天影视的估值就已经在8亿元左右。挂牌之后,市场对明星稀缺资源的追捧,很有可能让这家公司的市值继续走高。

公司股东榜显示,除了公司实际控制人周萌持股51.84%外,今年6月引入的“复星系”企业复逸文化持有19.8%股权,与复逸文化同期跟投的还有光线影业、华策影视 ,二者的持股比例分别为10%、5%。虽然签约艺人众多,不过,作为喜天影视原始股东并直接持股的只有公司“一哥”吴秀波,其持有2%的股权;同时,公司第五大股东明琛管理的出资结构中则涵盖了公司大部分签约艺人,包括了张歆艺、李光洁、林永健、王千源等合计32位合伙人。这么看来,明琛管理更类似于一个“绑定”与艺人合作关系的持股平台。

虽然一个公司的艺人经纪收入规模,并不一定完全代表其造星能力和在经纪领域的地位,但也很能体现经纪公司的综合素质:行业背景与资源、艺人质量与把控、持续开发和变现能力等都是影响收入的因素。

但是,就算挂牌成功,喜天影视要面临的挑战依然不止一个。好在从公开披露信息来看,这家公司已经预想到所有可能的情况,并且已经做好了准备。

喜天影视是一家以艺人经纪,影视剧投资、制作及衍生和娱乐营销为主营业务的文化娱乐公司。其中最重要的业务当属艺人经纪。据披露,喜天股份签约的知名艺人在30人以上,是目前中国签约艺人类型最全面、数量最高的明星经纪公司之一。在这个领域,公司主要对手包括壹心娱乐、星河文化、唐人影视等。其中,壹心娱乐定位为国内首家提供定制化服务的经纪公司,当家艺人包括陈数等;而星河文化则是国内最大的独立文化经纪公司之一,由号称“内地第一经纪人”王京花创建,签约陈道明、陆毅等众多演员、导演和编剧。唐人影视则拥有胡歌、刘诗诗等一批年轻艺人。

我们根据2017年各大上市公司发布的财报,整理出了2017年艺人经纪收入排行榜。到底艺人经纪营收规模如何,哪些公司真的在艺人领域拥有优势,又有哪些公司默默赚钱,来看看吧:

要解决行业危机感,需要深度绑定

基于上述背景,“人才”对于喜天影视而言至关重要。如何发现、培养及留住人才是公司需要持续关注的。对此,喜天影视表示,公司将采取有效的培养机制和上升通道、合理的薪酬体系以及多种激励措施来吸引和留住优秀人才,防止优秀员工的流失。这么来看,前述的持股平台或许就是手段之一。此外,由于目前公司核心艺人吴秀波、张歆艺、张天爱等对公司业绩贡献较大,因此公司未来存在经营业绩主要依赖于少数核心艺人的风险。公司表示,一方面公司将进一步完善艺人经纪体系,不断推出新的艺人;另一方面,公司将进一步拓展影视业务,降低由单个艺人带来的收入比例。

图片 1 天娱收入登顶,但造星还要看嘉行

就像所有经纪公司所担心的那样,在可以预测的风险当中,喜天影视也可能面临明星客户以及经纪人的流失。明星和经纪人是经纪公司产生主营业务收入的关键,无论是从资源还是专业度上,影视公司都相当依赖团队。业界最着名的一个例子是,当初在华谊负责经纪业务的王京花出走其它公司之后,华谊的经纪业务自此大受打击,明星资源流失惨重。

另外,记者还注意到,有一家名为“喜天影视文化”的企业,公开资料与喜天影视出奇一致。对此,喜天影视在其说明书中释疑称,公司于2013年在上海设立,而旗下的艺人经纪、影视制作业务主要在北京开展,因宣传推广、人员招聘需要,公司在部分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宣传及招聘信息中使用了“喜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名称。而历史上,北京喜天从未存续,因此公司已在多处网络公开信息中进行修改或删除。同时,喜天影视声明:“‘喜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为公司曾经宣传推广使用名称,并非合法法人主体。”

代表:天娱传媒、嘉行传媒

资本化运作让喜天影视有了更多的筹码去解决这个行业大难题。对此喜天影视拿出的应对措施是让核心团队及明星持股,以此保证专业经纪人、高管等核心人才与公司的行动一致。明星客户当中,除了吴秀波直接持有喜天影视2%的股份之外,张天爱、张歆艺、王千源、林永健等人则是通过持有明琛管理公司股份对喜天影视间接持股。

在能够查到具体数据的上市公司里,天娱传媒和嘉行传媒在艺人经纪收入上,毫无疑问处于第一梯队,2亿+的收入与其他公司产生断层。

是经纪行业里的领头羊,但它的野心又不止于此

根据快乐购发布的相关报告,2017年天娱传媒的艺人经纪业务营收2.57亿,相对于2015年和2016年,艺人经纪在总营收的占比大幅增加。嘉行传媒2017年报显示去年营收4.778亿,其中艺人经纪营收也在2亿以上。

喜天影视参与投资的影视剧作品里,已经播出的有《怪咖啡》及《我的朋友陈白露》,均为网剧,两部播出时间相隔两年之久。但是在2016年这一年里,喜天影视参与投资制作的就有《父子魂斗罗》和《舌害》,合作方分别为万达影业和阿里影业,品类也从网络剧扩展到电影。

事实上,天娱传媒艺人经纪收入排名第一,多多少少让人吃惊。

越来越密集的对外投资动作也从侧面证实复逸、光线、华策入股之后,喜天影视想要往产业上游扩展的决心。与之相对应的是公开转让说明书所列出的无形资产里,占据最大篇幅的是“版权及着作权”一栏,从《太子妃升职记》原着作者鲜橙所着的网络小说《阿麦从军记》到作家陈幻的悬疑小说《危险》,从金马奖提名编剧周智勇的电影剧本《曹操》到鲁迅文学奖得主胡学文的《谁吃了我的麦子》,喜天影视共列出了19项作品版权。除了影视改编权之外,少部分作品还涵盖游戏改编权、发行权。可以预期的是,在未来2-3年内,这些作品中的大部分将以喜天影视投资及制作的形式呈现在公众面前,并将成为这家公司新的盈利增长点。

虽然天娱曾经创造了《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选秀历史,也曾是拥有大批人气歌手的行业巨擘,但随着近些年来艺人接连出走或合约到期,天娱的品牌影响力逐渐下降,旗下一线艺人更是所剩无几。另外,天娱在助力艺人事业发展上,表现得缺乏一定主动性,也被不少粉丝诟病。

从资源嫁接做起,可以看得见的新型业务增长

图片 2

由于旗下拥有30多位实力明星,在经纪这个领域具有绝对优势,喜天影视长期被定义为一家艺人经纪公司。但是根据这次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的信息,近两年里,喜天影视的主营业务已经扩大为艺人经纪业务、影视剧投资制作、娱乐营销。艺人经纪业务目前仍然是喜天影视主要收入来源,但后两项业务的收入所占份额也在稳步上升。

2017年,龙丹妮马昊离开天娱创业,天娱传媒总经理由湖南广播电视台节目交易管理中心主任肖宁接任,之后天娱整体发展方向偏于影视,内部架构也发生改变,原先的两个核心板块“天娱音乐”和“天娱影视”合并,统一叫艺人管理中心,大部分艺人都会朝影视方面发展。

从公开转让说明书可以看出,从2014年-2016年上半年,喜天影视艺人经纪和影视剧投资制作的比例在下降,娱乐营销业务则从无到有,占到17%的份额。这一方面是由于公司业务收入规模的扩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喜天影视在有意识地摆脱对艺人经纪业务的绝对依赖。

这一改变也体现在了财报上,除了去年事业进阶产生大额收入的华晨宇,天娱传媒的主要创收艺人是欧豪、陈翔、姜潮、于朦胧,这四位艺人基本是影视路线为主,辅以综艺、商务和商演。

传统经纪公司的收入状况并不稳定,很大程度上来自对艺人片酬和商业活动收入的直接分成。单一收入来源的弊端显而易见,不仅容易触及收入天花板,还有可能因为艺人流失导致收入大幅下降。

图片 3

有别于传统经纪公司,同样是做艺人的生意,喜天影视从今年起拓展以植入招商为主的娱乐营销业务。借助旗下优质艺人带来的影视项目,喜天影视参与到项目招商中,并以此分享招商带来的项目分成。目前娱乐营销方面,已知的成功项目有《北京遇上西雅图2》,正在进行中的大项目有《父子魂斗罗》、《一代妖精》、《问题餐厅》等影视作品的联合招商。

根据快乐购发布的相关报告,姜潮2017年确定收入的就有四部剧,《麻辣变形计》《神犬小七第三季》《少年盾》《我站在桥上看风景》,且都是担任男一号。陈翔去年也在《天枢·契约行者》和新版《寻秦记》饰演男一号。另外,天娱传媒旗下还签约了担任《你好旧时光》男主的张新成,今年上升态势也较为良好。

综上,通过发展影视投资和娱乐营销业务,喜天影视的主营业务模型和收入结构正变得越来越丰富。可以想见的是,登陆新三板进行资本化运作之后,这家公司的想象空间已经远远不止经纪行业里的第一了。

图片 4

不过从去年的《快乐男声2017》,我们可以感觉到,天娱传媒在捧新人上已经乏力,从节目中签约的魏巡、养鸡这一年的发展也让人略担忧。

同是在艺人收入第一梯队的嘉行传媒,近两年则是在“造星”上,显示出越来越强势的操作。

2017年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直接捧红了“嘉行模式”:通过大剧造星,划分四个不同的艺人梯队,配合资深经纪人团队手上不同的剧集、角色资源,再施以不同的营销体系,一系列测评、培训、市场反馈的游戏闯关式流程。

嘉行现有30多位艺人,2017年随着大多数艺人知名度提高,艺人经纪收入的数量和单价均有增长,也就是说艺人接到的影视邀约、商业代言等增加,且艺人身价纷纷上涨。

图片 5

其中核心艺人杨幂去年新增代言12个,还拿下了MK全球大使、伯爵POSSESSION系列推广大使、雅诗兰黛亚太区代言人这几项重量级代言;迪丽热巴更是在一年内新增14个代言,商业价值一跃成为女艺人中的佼佼者;嘉行的不少成长期艺人也开始担纲大剧主角,拿到代言,价值已然彰显。

对比这两家艺人收入规模差不多的公司,简单粗暴可以理解成歌手类和演员类。

嘉行近两年十分大势,但仍稍稍不敌天娱,刨除财务操作的因素,其实也能看出歌手类的盈利空间也很大,除了常规的影视剧片酬、综艺、商务代言等,歌手还会有商演收入和音乐收入,尤其是偶像类的歌手会更有优势,或许这部分确实也不能小觑。

传统老牌经纪公司的价值几何?

代表:华谊兄弟、星河文化、千易时代

说到传统老牌经纪公司,当然绕不过几个人和几个公司,以王京花、常继红、李小婉为首的中国第一批经纪人开启了艺人经纪1.0时代,如今她们仍旧在发光发热,王京花的星河文化、常继红的千易时代仍旧掌握着不少圈内优质演员资源。

星河文化旗下有白百合、郭京飞、焦俊艳、陆毅、柯蓝和导演沈严等。2014年北京文化7.5亿价格收购星河文化100%股权,双方签订四年的业绩承诺,2014年-2017年每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4970万,6530万,8430万和1.004亿,

3月份北京文化发布审核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星河文化2014至2017年累计实现净利润3.03亿,业绩承诺已经实现。

图片 6

对于北京文化来说,此前收购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是入局影视娱乐行业的一步好棋,目前北京文化的营收已经达到13.21亿,其中影视及经纪业务贡献了93.24%,相比2016年的86.69%进一步提升。

北京文化年报显示,未来公司还将打造艺人产业模式,涵盖艺人培养、艺人经纪、商务广告等艺人产业全链条经营模式,并为公司其他板块业务提供强有力的资源支持,这么看来,星河文化估计在新人培养和商务开发方面会有更多动作。

和星河文化类似,旗下拥有刘烨,王珞丹,李小冉,郭晓东,余少群,黄轩,张鲁一等艺人的千易时代,也被中南文化收入麾下。

作为中南文化布局艺人经纪的关键,千易时代母公司千易志诚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6,810.51万元,净利润4,564.95万元,同比上升27.37%,影视策划业务为其主要收入来源。

图片 7

中南文化2017年报则显示,其艺人经纪收入为5000多万,营业利润4300万,相较于星河文化来说,这样的数字明显弱了不少。

图片 8

另外,华谊兄弟作为国内专业化经纪公司的先驱,黄金时期可以说是星光熠熠,曾聚集了范冰冰、李冰冰、周迅、黄晓明等众多一线明星。不过随着艺人逐渐掌握主动权,纷纷开设个人工作室,华谊经纪也不再垄断行业。2009年至2013年,华谊兄弟“艺人经纪及相关业务”营业收入占比由20%降至8%,2014年停止报告单项收入。

当然,现在的华谊经纪仍然还是占据娱乐圈一席之地的,通过收购华谊浩瀚,华谊与Angelababy、李晨、陈赫、郑恺、冯绍峰产生资本层面的绑定,据了解,这几位艺人的经纪约也仍在华谊,不过分成比例有所调整,目前华谊也在培养新人,不少新人贡献了较大比例的收入,如从《芳华》走出的钟楚曦。

此外,华谊兄弟在《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中都有新人参加,还是体现出了一丝新气象。

作为传统老牌经纪公司的典型代表,这几家在经纪领域都有所式微,这主要还是因为行业格局分散,艺人资源重组,新型经纪模式和市场冲击。

不过另一方面,他们在经纪领域的名头仍然响亮,如果想要继续发展,还是会有一定优势。

影视公司的经纪布局:本质还是影视公司

代表:华策影视、欢瑞世纪、唐人影视

“唐人并不是一家艺人经纪公司”,前不久娱乐资本论就2017年唐人影视年报采访蔡艺侬,得到了这样的结论。

从导语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被大众划分为经纪范畴的公司,艺人经纪收入占总营收比例都很小,除了天娱传媒和嘉行传媒,其他基本都在10%以下,即便是以造星著称的欢瑞世纪和唐人影视,也是如此。

确实,与影视剧相比,艺人经纪收入其实逊色很多,一些知名影视公司的重点影视剧项目,一部剧就能卖几亿,抵得上艺人板块一年的营收,欢瑞一部《天下长安》5.67亿进账,华策影视《创业时代》《时间都知道》《甜蜜暴击》《老男孩》《谈判官》五部已经在2018年排播的电视剧提前确认收入24.70亿元,平均单部作品发行价格接近5亿元。

图片 9 欢瑞世纪影视剧收入前五

那为什么各大影视公司仍然在坚持拓展艺人经纪业务呢?这是因为,影视天然和经纪有协同效应,影视公司为了更好地掌握产业链上游资源、降低成本能耗、甚至布局全产业链,就会布局经纪业务,但本质上还是影视公司,而非经纪公司。

而拥有影视剧制作资源背景又能为艺人经纪提供强劲动力,所以目前国内具有较强竞争实力的经纪公司其实是集中在有影视背景的机构,凭借经纪业务起家的经纪公司也在谋求影视化发展。

例如,欢瑞世纪财报显示,公司2017年演员成本占总成本 31.88%,处于市场较低水平。这就是拥有艺人经纪业务的优势,由于公司主演多为旗下艺人,片酬较市场均价有一定折扣,因此在演员成本上享有一定成本优势。

事实上,虽然欢瑞的艺人经纪占比不到10%,但2017年欢瑞艺人经纪板块增长较大,营收金额和占总营收比重都有增加,同比增长240.86%。

常规来看,这主要得益于欢瑞艺人整体知名度的提升,带来艺人销售的数量和单价提升。此前李易峰与欢瑞解约的说法甚嚣尘上,但看财报数据,欢瑞世纪的艺人板块是有着良好发展趋势的。

图片 10

唐人和欢瑞很像,近几年,唐人的制作发行收入一直占公司收入大头,艺人收入占比则是在10%左右,但唐人的艺人却成为了大众焦点。这也难怪,曾一手捧红胡歌、刘诗诗,旗下艺人深受大众关注,艺人出走风波不断,唐人可以说是人红是非多。

图片 11

在布局经纪业务的影视公司里,华策算是体量最大的了,作为国内最大的影视剧民营公司,华策影视始终占据市场绝对优势,去年营收净利实现双位数增长,在艺人经纪方面则是实现收入1.38亿,相对于2016年的3885.81万元增长幅度超过200%,达到255.91%。

图片 12

华策影视在艺人经纪上其实具有相当大的潜力,毕竟每年那么多影视剧项目,还有相当一部分头部影视剧。去年吴倩、胡一天、蔡文静等艺人都实现了较大程度的增长,尤其是胡一天凭借一部《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迅速跻身流量明星前列,估计还会带来更多的正面影响。

另外,在华策影视2017年报中,我们还发现了不少艺人片酬信息。在华策前5名供应商中,倪妮、马天宇、陈坤、陈晓的工作室和公司分列2-5,推测倪妮参演《凤求凰》采购额9777.78万;马天宇所在的盛夏星空采购额为7547.17万,马天宇参演《悲伤逆流成河》;陈坤主演《凤求凰》采购额6889.9万,陈晓大抵是《独孤皇后》。

图片 13

或许此采购额并不完全是片酬,也有可能片酬以其他形式给到艺人,但总体来说,一线艺人的片酬确实很高,有时候一个人能够抵得上一个公司总的艺人经纪收入。

经纪公司资本化进程

对于个别艺人依赖性强,是经纪业务的普遍表现,但这恰恰是经纪公司的风险所在。

所以我们能看到,无论是经纪公司还是影视公司,都在向多元化发展,布局全产业链,全方位多层次地探寻新的业务形态和增长亮点。

艺人经纪公司布局影视,向全产业链发展,这是近几年来,明星与影视公司之间合作模式越来越多样化的现状下,经纪公司的必然选择。从明星股东,到购买明星的空壳公司,再到跟明星一起成立公司,经纪公司对艺人的绑定作用越来越弱化。

除了已经上市的公司,艺人经纪领域还有不少优质公司,如壹心娱乐、喜天影视、悦凯娱乐、泰洋川禾等,他们都在进行尝试,壹心是在高度专业化的基础上布局体育经纪,喜天影视和悦凯娱乐在往影视方向走,泰洋川禾则是深耕专业服务模式,并且往短视频、MCN方面布局。

这样一来,经纪公司其实是在进行自我规范,降低艺人带来的相关风险,增强持续稳定的盈利能力,对于经纪行业进一步规范化资本化带来助力。

从各大公司财报中看,2017年各家艺人经纪营收都有明显增长,艺人经纪行业迅速发展。根据艺恩出品的《2018中国艺人经纪行业趋势洞察》,仅2017年,新成立经营“艺人经纪”业务企业就达3036家。再加上今年偶像产业的兴起,艺人概念的泛化,估计艺人经纪行业会迎来一个热烈的春天。

来源:娱乐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