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App > 悬疑小说 > 扫地僧是少林寺藏经阁里的老和尚,而将当世熟知的确乎某一方面很厉害的人物称为

扫地僧是少林寺藏经阁里的老和尚,而将当世熟知的确乎某一方面很厉害的人物称为
2020-02-14 06:50

中科院院士李小文近日成了网络红人,红得有些突然。

{一}极瘦,蓄胡,衣着简朴

中国科学报:现实中的“扫地僧”,何妨再多些

原因是一张讲座照片。照片上,这位以遥感基础理论研究为专长的院士,留着胡子,一袭黑衣,足蹬布鞋,连袜子都没有穿,在中科院大学的讲坛上念着自己的稿子。

{二}中国遥感领域,第一个在国际上享声誉的人

图片 1

现实版“扫地僧”,这是网友们看到照片之后对李小文的评价。

{三}被网友称赞为现实版扫地僧、学术男神

“神来之笔的老布鞋、九分裤、旧桌子,扫地僧啊!”

金庸名著《天龙八部》中,扫地僧是少林寺藏经阁里的老和尚,一身武功震烁古今,却返璞归真毫不起眼。现实中,身负院士光环的李小文同样身怀绝艺、低调行事。如果说,少林寺之所以不堕威名,在于有扫地僧这样的高人的话,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传灯录里,当然也少不了李小文这样不务虚名默默实干的科学家。

{四}最大爱好是喝酒,二锅头不离身

不管是金庸、古龙、梁羽生或黄易的武侠小说,还是根据文本改编拍摄的不同版本的电影电视,但凡看过或者听说过的人,都会不约而同地讨论一番武功高低。这其中就必然要提到《天龙八部》里面隐居少林寺、说不清是四十年还是七八十年的藏经阁的扫地僧。

与照片形象一起在网上流传的,还有数年前李小文的一篇媒体访谈。文字与照片可谓相得益彰,言谈中的许多细节都展现他冲淡的性格。问他在美留学期间干得最多的事情是什么?他回以看小说,特别是武侠小说,最认同《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的人生态度;问他选择回国报效为何有此觉悟?他回以提携自己的杨老师让自己回来,于是就和同学都回来了。

{五}小时调皮,曾带“拖堂警报灯”上课

前日里有网友给这位隐藏的高手在现实中找到了一个类似的替身。这位“高人”也在不经意间出没在各类网站的新闻头条中。如果说他是“扫地僧”的话,那么我们熟知的公认的社会公知和科学界的“高手”饶毅、施一公等人就像是人们所谓的“武林高手”——乔峰、郭靖一类的人物。

在看惯了学者西装革履、高谈阔论的时代里,李院士简约朴素的形象与朴实无华的谈吐,实在是我们与纯粹的一次邂逅。他的光脚和布鞋在网络世界里横空出世,却让我们在“高大上”“白富美”“小清新”的围裹中,感受到了纯粹的力量。

{六}考试尽量保持“刚及格”,“多了就吃亏了”

注意在江湖中的用词,人们通常将隐藏在某处,但对于某一领域很有造诣却不为多数世人所知的人称为“高人”,而将当世熟知的确乎某一方面很厉害的人物称为“高手”。在人们看多了不同的“高手”之后,似乎对“高人”更加有神秘感和敬仰感吧,于是乎有了现在这么一个热闹。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这稀奇的现世“扫地僧”是何许人也!

对科学家来说,纯粹是牛顿头上的那颗苹果。日之所思、梦之所萦,都是自己上下求索的问题。当苹果掉到头上,才能砸出灵感,找到物理世界的规律。

{七}留学[微博]美国期间做得最多的事情是看小说

4月21日,在中国科学院大学讲堂上,出现了这样一位老人:一身黑衣、黑布鞋、没穿袜子,头发黑白夹杂、稍显蓬乱,唇鼻间蓄着八字花白胡子,瘦凹的脸颊布满了岁月刻上的皱纹。

对领导干部来说,纯粹是焦裕禄顶在腹部的钢笔帽。忍着病痛的折磨,带着群众战风沙、兴水利,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的人生旨趣,“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的社会理想,才锻成他“两袖清风来去”的品格、“生死父老系”的政声。

{八}最认同《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的人生态度

老人为大家讲关于他多年来对现实中光的感知和探索所得,其科学术语是遥感、几何光学。因着这位老人不是一般的出身,是中科院院士,像极了小说中的少林寺的宝刹贵地来的老僧人,却不为众人所知,所以出现了来自网络的“神来之笔的老布鞋、九分裤、旧桌子、扫地僧啊”等感叹。

对一个有信仰的党员来说,纯粹是陈望道的墨汁。正因为精神之甘,让陈望道在翻译《共产党宣言》时可以就着墨汁吃粽子、还吃出了红糖的味道;也正因为信仰之甜,让中国革命的先驱与英烈,前赴后继,众志成城,吃百般苦,受千般难……

光脚布鞋黑衣,川籍院士走红网络

还别说,这个借位真是恰当几分!爆红于网络的照片所呈现的是他讲演时候的样子,如果再看看生活中的他,第一感觉就是不知道是从哪个乡下来的老头,没怎么见过世面。

时代不同,国别不同,职业不同,信仰不同。但他们所坚守的那种纯粹相同。

朴素黑衣,不穿袜子,黑色布鞋,头发斑白,极瘦,蓄胡。67岁的自贡人李小文坐在中国科学院大学里作报告,身份是中科院院士。

这个“扫地僧”就是李小文。

毋庸置疑,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比之以往,更丰富,更多元,但也面对更多的诱惑和挑战。

一张不经意的照片,让李小文院士一夜走红网络。李小文长期从事地学与遥感信息科学领域的研究工作,创建了Li-Strahler几何光学模型,并入选国际光学工程学会“里程碑系列”。很多网友觉得李小文是现实版的扫地僧:“一个沉默、不起眼的角色,却有着惊人天分和盖世神功。”

1947年出生,四川人。1963~1968年就读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电讯系无线电测量仪器专业;1979年到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地理系地理学与遥感专业攻读硕士,并于1981年取得地理学与遥感专业硕士学位;1985年获得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地理学与遥感专业博士学位及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图像处理专业硕士学位。

当医生拿起手术刀,他眼中应该只有人体器官,而不是手术报酬;当老师站上讲台,他挂怀的应该只有知识的传授,而不是职称晋升;当记者举起摄像机,他面对的应该只有事实真相,而不是自诩的“第四权力”;当领导干部手握重器,他关心的应该只有民生改善社会安定,而不是一己之富贵……

在看惯了学者西装革履、高谈阔论的时代。李院士简约朴素的形象与朴实无华的谈吐,实在是我们与纯粹的一次邂逅。他的光脚和布鞋在网络世界里横空出世让我们在“高大上”“白富美”“小清新”的围裹中,感受到了纯粹的力量。

李小文是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前所长。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他长期从事地学与遥感信息科学领域的研究工作,创建了Li-Strahler几何光学模型,并入选国际光学工程学会“里程碑系列”。李小文带领科研团队的一系列研究成果有力地推动了定量遥感研究的发展,并使我国在多角度遥感领域保持着国际领先地位。

毛主席写诗,“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其实,纯粹离每个人都不遥远,也许就在一念之间,我们常常与之相遇,只是别在不期然间放手。

对科学家来说,纯粹是牛顿头上的那颗苹果。日之所思、梦之所萦,都是自己上下求索的问题。

这样看来,他的出身和经历,像极了少林寺藏经阁中的扫地僧,一世阅尽多少佛家宝典、武林秘籍。

社会舆论的倡导、市场机制的建构,也应该鼓励而不是压抑这种纯粹。虽然纯粹者不依靠丰厚的物质和他人的点赞来生活,但作为社会,却有义务让不同天赋、才能的人有所保障、各安其位,而不是蝇营狗苟、追名逐利。唯其如此,才不会在“市场经济”的潮流中滑入“市场社会”的陷阱,价值多元化也才有一个真正的物质基础。(杨 凯)

时代不同,国别不同,职业不同,信仰不同。但需要坚守的那种纯粹相同。

其实这样的“高人”不在少数,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他们踏踏实实地做好手中的事情,不管是扫地、整理书籍,或者只是看护院阁,都只是静下心来做好——简单的事情做好了就是“高人”。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4年04月24日

成都商报讯(记者 王冕 江浪莎 汪玲)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访电子科技大学和树德协进中学,希望还原李小文院士的个性人生。

李小文的一双布鞋和九分裤,这种农民老伯形象,让知识分子与大众的距离感化为无形。这种视觉和意识认知反差的冲击力是巨大的,以至于普通民众一时间还适应不过来。

对网络上关于李小文当年来电子科大任教,学校给了他一幢别墅的传言,李小文曾明确表示“别墅不是给的,只是在成都时可以到那里住”。昨日,记者就此事向电子科大求证,学校也给出了和李小文一样的回复。

中科院大学里,我认识一对年逾古稀的伉俪,至今坚持在讲坛上。先生每次上课都是穿着整齐,衬衫领带,老夫犹有少年气,精气神很好。他很有条理并且深入浅出地讲解授课,粉笔板书。夫人则端坐讲台,专为擦黑板而已。这样的场景何尝又不是另一种“高人”风范呢。

  寻找“扫地僧”

这也许是外面少见的课堂景象了,这位老人也算是院士级大师了,活得十分自在。而这样的形象似乎更符合大众对于知识分子和有身份的人的一种印象认知。

李小文

生活百态,我们应该活得平凡、淡然,活得自在、有趣。同时,我们也应该给这样的“扫地僧”提供一些条件和机会,让这样的“扫地僧”也不妨多出些,这才是生活的常态。

别墅是没有的 学术是很强的

《中国科学报》 (2014-04-28 第7版 窗口)

电子科技大学说,院士只有居住权,没有拥有权

人民日报:“光脚院士”背后的纯粹力量

“不行,李老师不会乐意的。”得知记者想来电子科技大学采访了解这位院士平时工作学习的情况,他带过的一名学生想也不想,拒绝的话就脱口而出,不管怎么劝,都不愿意面对记者。

光明日报:“光脚院士”承载的是公众期许

“他(李小文)是这样的,不喜欢和媒体打交道。”一位和李小文曾经共事过的教授对记者说。不喜欢和媒体打交道,多少和李小文当年回蓉时的一些报道有关。

李小文院士爱上科学网 几乎每天更新博客

2004年,李小文受母校电子科技大学的邀请,回到成都筹建“遥感和地理信息学科”,并建立了地表空间、信息技术研究所。当时有媒体称,为请来这位院士,学校特别为他配了一幢330平方米的三层别墅,就在该校博士楼和青年专家楼之间。“别墅不是给的,只是在成都时可以到那里住。”2009年,李小文在一次采访时,对“别墅传言”做了正面回应,并直言不讳地表示“挺怕新闻工作者的”。昨日,记者就别墅一事向学校进行了求证,得到了相同的回复:院士只有居住权,没有拥有权。

科技观察:“扫地僧”院士缘何深受喜爱

学术是很强的

李小文院士穿布鞋在大学作报告 微博得名扫地僧

他可以说是中国遥感领域

第一位在国际上享盛誉的人

在一位和李小文共事过的教授看来,网上用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来形容李小文非常恰当。“他衣着朴实,性格内敛,放到人群中就是默默无闻的那种类型。”其貌不扬,却有着盖世神功。“在学术上,他可以说是中国遥感领域第一位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人物。”

遥感,是远离地表,借助电磁波来获取地学、生物学、资源环境等过程和现象信息的科学技术,人人常常用“从空中揭开地球的面纱”来形容它。

2012年1月,电子科技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成立,李小文为首任院长。“电子科大的资环学院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大部分老师都是李院士当时筹建时的师资力量。”资环学院副院长何彬彬说。“老先生挺忙的,常常都要成都、北京几地奔波。”一位曾在资环学院工作过的教授对记者说,学院成立后,他们要定期向老先生汇报工作,请他对学科研究方向等大问题进行把关。博士和硕士论文答辩则没有特别请老先生参加,“还是怕他累”。但李小文要给学院的本科生开讲座,“回成都第一件事也是马上召集他的研究生,询问最新科研状况,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性格是不服输的

“你XX的英文写得快,老子中文也不慢”

李小文的个性,连严肃认真的论文写作都能“颠覆”。

昨天,网友“挖”出一篇他于2005年发表在《河南大学[微博]学报》(自然科学版)上的一篇论文《定量遥感的发展与创新》,其中一句“如果我们的确做得比外国人好,就要理直气壮地说”,让人大[微博]呼“霸道”,旁观者惊讶地说,“原来论文还可以这样写!”

在这篇论文的第5部分“创新的阵痛”中,李小文回顾了他从事遥感研究,与外国科学家“论战”的故事。为了证明自己认定的理论是正确的,他和美国物理学家W·Snyder用邮件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论战,还公开抄送给许多人,其中包括当时李小文两个正在读研[微博]的孩子。一次,对方抛出强有力的证据,连李小文的孩子都给爸爸发邮件说,“爸,这下你惨了,该认输就认输吧!”

但为了“教育孩子相信自己是对的”,李小文认为“不能轻易认输”,于是他琢磨这条证据两天一夜,终于找出了破绽。后来,W·Snyder发表相关论文时,要把李小文处理成第三作者。李小文咽不下这口气,想,“你XX的英文写得快,老子中文也不慢”,于是他将自己的研究写成中文论文,投往《自然科学进展》。

从小就是不羁的

学校要求上晚自习,班长劝他不肯,好说歹说之下班长只好背他去。

在李小文的初中老师那里,他赤脚穿鞋、衣衫粗陋的形象似是从小有之,“从初中开始穿着就有些不修边幅。”一次李小文的裤子破了,他就自己用一根线把破洞串起,照玩不误。87岁的杨朝瑞曾任李小文初一时的班主任,虽然和李小文只有一年的交集,但现在回忆起这个学生,他依然印象深刻。

由于个子小,李小文一直坐在第一排,因为四川话里“文”和“娃”比较接近,老师们喜欢叫他“小娃儿”。可是这个“小娃儿”却并不省心,大错不犯,但小错不断,是个小调皮。

学校要求上晚自习,他不愿意去,班长为凑人数,十分为难,前去游说,李小文不愿意,好说歹说之下,班长只好答应背他去。当他得意洋洋在班长背上扭来扭去时就被校长陈慧琼抓了个现行。

一次,一个科任老师也跑到杨朝瑞那“诉苦”,因为拖堂了,李小文居然从桌子里掏出了一个警报灯,一到下课时间马上就响,提醒老师不能拖堂。但即使如此,“学习成绩并不拔尖,但反应快、脑子灵活”的李小文在老师那却很早就被认定为“读研究生的料”。根据李小文的回忆,当初学校里有人举报他时,校长陈慧琼便说,“李小文本质还是好的,是今后念研究生的材料,要宽容一些”。杨朝瑞回忆,在李小文喜欢的数学、物理课上,他总是不断发问,常常问得老师无言以对。“小调皮”的李小文虽然好动,一旦听懂了便坐不住,但课程的关键部分他从不落下,家庭作业也能按时完成。并且从不会在课堂上影响其他同学学习。

人民日报评论:“光脚院士”背后的纯粹力量

一位中科院院士光脚穿布鞋作报告的照片爆红网络。这位其貌不扬、蓄着胡子、一身黑衣、黑布鞋、没穿袜子的老人叫李小文,是一名中科院院士,正坐在中国科学院的讲台前作报告,低头念着发言稿。

其实,纯粹离每个人都不遥远,也许就在一念之间,我们常常与之相遇,只是别在不期然间放手。

中科院院士李小文近日成了网络红人,红得有些突然。

原因是一张讲座照片。照片上,这位以遥感基础理论研究为专长的院士,留着胡子,一袭黑衣,足蹬布鞋,连袜子都没有穿,在中科院大学的讲坛上念着自己的稿子。

现实版“扫地僧”,这是网友们看到照片之后对李小文的评价。

金庸名著《天龙八部》中,扫地僧是少林寺藏经阁里的老和尚,一身武功震烁古今,却返璞归真毫不起眼。现实中,身负院士光环的李小文同样身怀绝艺、低调行事。如果说,少林寺之所以不堕威名,在于有扫地僧这样的高人的话,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传灯录里,当然也少不了李小文这样不务虚名默默实干的科学家。

与照片形象一起在网上流传的,还有数年前李小文的一篇媒体访谈。文字与照片可谓相得益彰,言谈中的许多细节都展现他冲淡的性格。问他在美留学期间干得最多的事情是什么?他回以看小说,特别是武侠小说,最认同《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的人生态度;问他选择回国报效为何有此觉悟?他回以提携自己的杨老师让自己回来,于是就和同学都回来了。

在看惯了学者西装革履、高谈阔论的时代里,李院士简约朴素的形象与朴实无华的谈吐,实在是我们与纯粹的一次邂逅。他的光脚和布鞋在网络世界里横空出世,却让我们在“高大上”“白富美”“小清新”的围裹中,感受到了纯粹的力量。

对科学家来说,纯粹是牛顿头上的那颗苹果。日之所思、梦之所萦,都是自己上下求索的问题。当苹果掉到头上,才能砸出灵感,找到物理世界的规律。

时代不同,国别不同,职业不同,信仰不同。但他们所坚守的那种纯粹相同。

毋庸置疑,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比之以往,更丰富,更多元,但也面对更多的诱惑和挑战。

当医生拿起手术刀,他眼中应该只有人体器官,而不是手术报酬;当老师站上讲台,他挂怀的应该只有知识的传授,而不是职称晋升;当记者举起摄像机,他面对的应该只有事实真相,而不是自诩的“第四权力”;当领导干部手握重器,他关心的应该只有民生改善社会安定,而不是一己之富贵……

毛主席写诗,“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其实,纯粹离每个人都不遥远,也许就在一念之间,我们常常与之相遇,只是别在不期然间放手。

社会舆论的倡导、市场机制的建构,也应该鼓励而不是压抑这种纯粹。虽然纯粹者不依靠丰厚的物质和他人的点赞来生活,但作为社会,却有义务让不同天赋、才能的人有所保障、各安其位,而不是蝇营狗苟、追名逐利。唯其如此,才不会在“市场经济”的潮流中滑入“市场社会”的陷阱,价值多元化也才有一个真正的物质基础。

谁该学习纯粹的人 需要的不是围观,而是环境

张丰

2002年,在北师大[微博]读书,同宿舍的一个兄弟,导师的导师就是李小文教授。这位同学每天都很匆忙,他学的东西让我们这些每天躺在床上读小说的人感到很神秘:遥感。

据他说,小文教授当然是北师大资源环境方面的一号人物:半年时间在美国,在国内的半年,三个月在中科院,三个月在北师大,见他一面很难呢。不过他还是旁听过小文教授指导的博士生论文答辩。“李老师太牛了,当着大家的面抽烟,还接电话,旁边坐着校领导啊。”

作为文科生,我毕业前也见过李小文一次,那是在学校的财务处,一个小院。我去补交学费,以确保顺利拿到毕业证书。一个中年男子,斜挎了一个破包,站在财务处的柜台前。我以为是修理空调的来讨要工钱,只见财务处老师拿了一叠百元大钞给他,又拿一叠……他说了句:谢谢,一直没空来领。待他转身离去,财务处的人才感叹:认识不?李小文,来领院士生活补助的。

这样的段子在学校里会演变成传奇。第一次走进北师大,就被友人警告:找大爷问路一定要礼貌,也许站你面前的就是启功呢。我读书时的导师曾这样痛斥我们:你们一看就没认真读书,看你们大师姐,每天跑国图,昨天见她,竟然闻到了她的口臭,一个女孩子要多努力才能这样?这种段子和传奇慢慢成为一个大学精神资源的一部分,对学生有无形的激励作用。

网络时代,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很容易带来围观。特立独行的李小文,全身流露出对学术纯粹的爱。但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扫地僧”李小文是在国外修成神功,当他回国时,对他的宽容,恐怕也是“福利待遇”的一部分。当下的很多老师,通常会告诫自己的学生注意仪容仪表,出校门找工作也会容易些吧?这样的环境,怎么能培养出来下一个李小文?

所以,在围观过后,也值得高校和老师反思:我们需要更多的李小文,更多的纯粹和美好,但是如何为他们提供一片适宜的土壤?

学习什么 简单性原则

朱永杰

“扫地僧院士”李小文金光闪闪,其中有几点值得我们分享。

他在美国念研究生时,满分是五分,三点五分以下要受警告,他每次考试都争取考得高于三点五分,但如果考上了四分就觉得自己吃亏了,得尽量把分数压下来。剩余时间和精力干什么呢?在美国是读小说,每次都提着旅行袋去借书,一次借一袋。

受到启发了吧?功夫在诗外,他没有让生命浪费在高分上。

他说科学本身就应该追求简单性原则,任何事情都是越简单越好,够了就行。 “简单性原则”是个好东西。可惜,我们没做到的地方太多了。

接地气才受欢迎

李甘林

实话实说,李小文老人的这则新闻,既不是此前著名的历史学泰斗章开沅主动请辞“资深教授”头衔,也并非季老请辞自己头上的多个头衔、光环一类,但为什么李老这样一副土得掉渣儿的老土形象、言辞甫一发到网上,居然立马儿引发广大网友如此热烈的追捧呢?想来,这大抵只有一种可能,即李老的一身打扮越是土气,兴许就越是接地气;李老的酒量越大,就越是能激起网友的兴趣;李老越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或许网友们对李老取得的成就,李老不矫揉造作,不虚伪的人品就越是推崇有加。这也恰恰正是李老说真话、不说假话的人格魅力所在,也是李老真实的、没注水的人生亲切感人之处。

少玩形式多干实事

张传发

“扫地僧院士”走红,并不是说我们的官员一定要“穿布鞋、不穿袜子”,而是说机关的工作作风应该“简约”。有的地方,本来就有相关办事机构,偏偏来个“叠床架屋”设立一个“马上办”,劳民伤财;有的地方,地市级的官员,年岁不高、身体健康,却配一个“生活秘书”专门为其“拎包、拿茶杯”;有的官员,开个十几人的小会,还得摆上鲜花;有的官员,外出办事,十里八里的路程,明明有公交车通行,却无单位公车专送就不肯出门,他们的工作作风与李小文院士的“朴实无华”相去十万八千里。当下的中国官场,上上下下,都在讲“八项规定”,都在“反四风”,面对“布鞋院士”,是不是该少讲一些形式主义,少搞一些“面子工程”,多把心思用在工作上“下苦功夫,多干实事”?

(综合北京晨报 经济观察报)

李小文院士的传奇故事爆红网络时,西南交大的“布衣教授”黄楠也进入大家视野,交大有老师形容他“衣衫土气,像个卖菜老头”。20年前去北京出差,黄楠因为穿着随意又问价格,还被司机赶下过车。但就是这个外表普通的教授,研发出一种表面涂有抗凝血抗增生涂层的新型支架,可阻止血液凝固在支架表面,打通“血脉”。这个研发已有上万临床应用,而这种抗血凝材料研究还被收入“中国学科发展蓝皮书”。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黄楠自己搭建了一台凝血时间测试装置,随着实验深入,需要用人血来实验。“当时血站的血很难买,而且最小的一袋也有400毫升,实验一次也用不完。”学生冷永祥回忆说,老师做出惊人决定:抽自己的血来用,“他自己抽,每次50~100毫升,虽然次数不多,但真的很感人。”黄楠也承认,可能就是这么“献身”于科研,所以自己对其他“小节”就忽略了。

今年58岁的他,已卸任西南交大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现在西南交大的网站上,他的职务是“材料先进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他对这点似乎并不感冒,“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交大老师,在做新一代血管支架研究。总想着要把它再推向市场,就像看到自己种的树开了花。”交大有老师说,“他长得很瘦,看上去就像个卖菜老头,根本不像个大学教授。但只要读读他的故事,就能感受到坚持的力量。”

成都商报记者 江浪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